龍婆斑 LP Parn

 

師父簡介: 

       

 

 

                  龍婆斑高僧位列泰國傳奇九大聖僧之一,被廣大善信尊為財富第一的高僧,公認度比近代三大聖僧的地位還要高出許多。本身龍婆斑是神獸崇迪法相的創始者,也是眾多在世高僧、名師的師祖,不少後輩的僧人為了紀念龍婆班都會單獨督制神獸崇迪法相的聖物,包括龍婆斑的寺廟現在都會督制一些紀念版的神獸崇迪套裝,但市值完全無法與龍婆班親制的比較,且差額能有百倍之多。龍婆斑主修的法門是超級強力的招財法門,佩戴龍婆斑的神獸崇迪佛牌搭配他獨門的招財心咒可提升佩戴者各方面的運勢,這點上經過了近百年的驗證,泰國佛教善信對龍婆班和他的神獸崇迪及招財經咒可說是家喻戶曉的。

 

 

 

            龍婆斑的神獸崇迪是泰國近代傳奇的致富聖物,市場上有些朋友會把泰國歷史上一些頂級的佛牌拿來比較,評出三大招財聖物或者五大招財聖物,這裡面雖然有的時候因為評論者的佩戴選擇不同會小有出入,但基本所有人都會把龍婆斑的神獸崇迪排在招財的前五或者前三。

 

 

 

            良好的口碑是源自無數個實際的案例的,比如龍婆斑曾經幫助藥商白勇將他的生意從瀕臨倒閉的困境中解脫,並成為一方巨富,甚至幫助他的家人獲得過很多的金銀,後來白勇也將自己所得的很多錢財捐獻給龍婆班,用於興建廟宇及公共服務設施的善事上。其它致富及擋險事跡也曾多次登上泰國的報紙,這也是神獸崇迪早早就被列入佛牌比賽項目的原因,市值也是穩定地每年升長中。

 

 

 

            神獸崇迪的督制歷史距今已近百年。尺寸屬於中模偏小的大小,佩戴起來高貴且相對低調一些,因此也受到泰國廣大皇室成員及軍隊將領的鐘愛。材質上由龍婆斑獨門經粉、五種特殊加持聖粉、六種動物心髒等聖料制作。特別是佛牌頂部的頂粉是神獸崇迪成為神話的一個重要因素,傳說頂粉具有神奇的治愈能力,在佩戴者接近死亡的狀態下,拿出頂粉服下可救其一命。如果把頂粉弄成粉末後讓其他人喝下去,這些人都會自然而然、不由自主地喜歡上你。

 

 

 

            這也讓有頂粉的神獸崇迪與沒有頂粉的神獸崇迪在市值上有著近數倍的差價。很多行家評論這期佛牌的時候都表示,如果神獸崇迪沒有了頂粉,那麼基本已經不能再叫做神獸崇迪了,這也顯示了此珍貴聖料的殊勝。後期不少人會拿沒了頂粉的佛牌自行填充假的頂粉,以此方法來賺取暴利,因此在遇到市值有明顯出入的神獸佛牌時,大家一定要小心,不要貪小便宜吃大虧。

 

 


相信大家對龍婆斑大師的神獸牌都不會陌生。

  

 


            Wat BangNomKho 龍婆斑,生於佛歷2418年7月16日。因為出生時父母發現,孩子的左手尾指有一紅色的斑點,泰語稱為“斑領”,意譯“紅”,所以取名為“斑”。雙親務農,家中有佣人幫忙,在當時家境還算不錯。有段LP斑幼年時期的小故事,在他3-4歲時,祖母病重,許多人都前往探望祖母,說要為祖母念“阿拉肯”經咒,祈望她過世後可提升果位,得無上福報。LP斑聽到這句話,感覺很特別,並將知記了下來。這就是龍婆斑在年幼時第一次接觸的經咒,後來還長持此咒。在吃飯時間之時,母親准備好飯菜,龍婆斑大喊了兩聲“阿拉肯”。

 

 

 

 

            不料被母親憤怒地大罵:“這句話是臨終之人在唸的,怎麼可以亂講?”後來在龍婆斑大師七八歲的時候,有一次發高燒,試過很多藥方都無法退燒。龍婆斑躺在床上見床前有一杯水,於是拿起那杯水,口中隨意地念了無數次“阿拉肯…”,然後就將水喝下肚子。過了一會,龍婆斑奇跡般退了燒,而且還可以下床行走,家人非常精細,也由此得知龍婆斑有天賦的佛緣。後來龍婆斑出家之後,跟母親說道其實那句經文常唸是很好的,並不是臨終之人才要唸的!母親聽了不禁一笑,原來是誤會!想必是一般人不懂吧!以上這段故事,是後期才由LP Ruser Lindum所口述的。

   

 

 

            泰國男性到了一定年齡,就一律會出家為僧。有一次村裡的幾位老人家在討論,過幾天就有一僧侶還俗了,一村民問:“那僧侶為何還俗的?”一老人回答說:“遇上異性體香袈裟脫。”這是泰國流行的一句諺語,意譯為僧侶遇到了心儀的女性,深受吸引,在低檔不住誘惑時,就會脫下袈裟還俗去。坐在旁邊的龍婆斑聽得一頭霧水,就是女性的身體有何奇特?令許多男性產生欲望,甚至犯罪?於是在某一日的白天只有他與女佣在家時,他先向女佣道歉,再說明他的疑惑,請女佣讓他觸摸一下他的身體,並不是看不起她,因為從小除了母親及姊姊之外,未曾觸碰過任何女性的身體,他想知道如果女性的身體真有吸引他之處,那麼未來他就還是會還俗,但若無什麼特別,那麼他出家為僧之後,便不打算還俗了!女佣也很好,答應了他的請求,讓他觸摸小腿,及胸上的肉,龍婆斑覺得,一樣都是肉啊!沒有什麼分別!於是在剃度出家之後,終生都沒有還俗,連圓寂也是穿著僧袍閉上雙眼。

 

 

 


            2438年4月1日,羊年,父母帶他至Wat BangNomKho,交給住持,當時住持是LP Krai(開),賜他法號為索納托,戒師為WatBaanPhaMo LP Soon。到了第二年守夏節後, 龍婆斑就一直跟著LP Soon學習,是當時治療疾病及經咒文的名師,LP聳欲培養龍婆斑成為接班人,經常耳提面命七件事:


一.不得有貪念、不能想要有財產、善款不得私用
二.無得即無所失,若貪得,總有失去之日,將更加傷心
三.不得爭權力
四.必須無視名利,就不會墮入深淵
五.不得有驕傲自滿之心
六.不得有浮華之心
七.遇到困難或不順利,不可氣餒或灰心喪志

 

 


            出家為僧,真正要累積的財富,就是功德,得到的善款只要自己及寺院僧眾不會挨餓,就是足夠,其他的就是要行善,既出家為僧就必須六根清靜、嚴守戒律!後來,LP Soon推薦龍婆斑去尋訪以為高僧LP Niam(念)。LP念要求龍婆斑把頌佛法僧之經文“依d別所”(港音)倒過來念,並把一個舊鎖頭交給龍婆斑,讓他意志力灌注於經咒中,是的鎖頭自動打開。後來三個月後,龍婆斑不止把此鎖頭成功打開,還將LP年拿出的一條鎖上五把鎖頭的鐵鏈,用手輕輕一觸就應聲而開。

 

 

 

             後來,LP念推薦龍婆斑去找其大弟子LP濃,他是頂尖的禪定宗師,也是被譽為全泰國禪定第一的龍婆術大師的師父。龍婆斑學會了不少禪定法門,奠定了LP斑在日後的成就。

 

 


         之後的龍婆斑,與其他師父一樣,至許多寺廟修行,後來到了曼谷,這期間非常辛苦,每天一早外出托缽,有時只化緣到一點白飯,根本就不夠吃,但他記著師父的教誨,還是滿足地回到寺廟拌辣椒吃,在他即將離開Wat Sakae的前一天睡覺夢到一位仙人來敲他的門,並給他一些彩卷的號碼,還問他記不記得?回答記得之後,那位仙人便離開了,隔天,他想著師父的教誨,這不是出家人該做的事情啊!於是根本不去買,當天開出來的號碼,真的如夢中相同,但LP斑一點也沒覺得可惜。大師一點也不為金錢所動,反正觀望現今的部分“大師”~可敬啊!

 

 


            有一次龍婆斑行苦行戒至泰南一個村莊,突然全身乏力,跌倒在一棵大樹底下。路過的村民馬上把大師扶進屋裡休息。此時碰巧有一老者走過,得知有僧人暈倒了,他一看說:“此僧人中了山降!,如若延遲醫治會虛脫而死。”村民們都非常緊張。老者從懷裡拔出一支生鏽的法刀,朝龍婆斑合什拜了一下,然後以法刀在龍婆斑額頭上畫了一個符咒。

 

 

 

         過了一會,龍婆斑才慢慢睜開雙眼醒來。其實這並不是因為龍婆斑功力不濟,而只是一時大意,方受到降頭術的侵害。由此可見當時的降頭是多麼的猖狂,不過也可能是上天的安排。龍婆斑醒來後,像老者道謝,見老者一身仙風道骨,好奇問老者年齡,老者答道:“老朽今年99歲了,別人叫我Kru Pean。以前是教師,現在為法師,到處流浪幫助身受邪術侵害的人,也專治一些奇症怪病。”老者對龍婆斑說:“你雖然道行很深,不過沒有防範之心,以為世上的人都是善良的,所以才會中了山降。如你不見怪,老朽可傳你護身法術,你接受嗎?”龍婆斑聽了求之不得,立刻跪地拜師。然而老朽馬上扶起龍婆斑,說道:“你是僧人,不可跪下向我拜師的。你只需拿兩支蠟燭、五支香及少許花放在盤上交給我就可以了。”

 

 

 

            經過簡單的拜師儀式後,Kru Pean取出一片四方的白麻布,在上面下上了經咒。龍婆斑一看,竟然又是“依必別所”的經咒,不過這經咒是直寫的,再以橫豎線相互重疊,猶如一張漁網一樣。根據Kru Pean所說,那是保護網。凡是誰有了這保護網經咒,不僅不怕邪魔鬼怪來犯,甚至有防御刀槍之侵害,避山瘴毒霧之功效。Kru Pean把符布交給龍婆斑,要他將之放在天靈蓋上,符布鏈接上一根經繩。Kru Pean手持經繩,口中誦念經咒。不一會,儀式就完成了。據Kru Pean說,符咒已經摧進了龍婆斑的體內。Kru Pean還把摧符大發,即著名的“苞揚苛變”(Pao Yant Kro Petch)儀式也傳授於龍婆斑。

 

 

 

            後來龍婆斑在生時,每一年都會在“稍哈”日舉辦一次“苞揚苛變”法會。法會進行期間,經常會有信眾大喊大叫或大哭,據說那是深入信眾身內的冤親債主所展現的反應。龍婆斑會加持回向於他們,化解冤孽因果。然後進行“苞揚苛變”儀式,為信眾們祝福加持。法會過後,有些人的背後會呈現淡淡的紅色四方水印,有些則隱隱約約地顯現在臉部。據說曾有孕婦前來參加法會,當孩子出生時,其頭部竟顯現四方形的符印。由此可見泰國的法術是多麼的神奇~

 

 

 

            有一次,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龍婆斑在禪定的時候,來了一位身穿白衣的老修行者。白衣行者對龍婆斑大師說:“老朽希望你能鑄造佛牌救世,分贈給到來布施建築舍利塔之善行。老朽將傳你鑄造佛牌之秘訣,你可願意接受?”龍婆斑亦心感同受,認為該是時候鑄造一些佛牌,讓眾善信們佩戴以避凶險、惡獸、邪靈降術等。

 

 

 

            於是他答應了白衣行者的要求。白衣行者說道:“鑄造佛牌當然是以佛祖的法像為尊,不過老朽所傳你鑄造的佛牌,在佛祖法像下必加一神獸。老朽將每夜來傳授你各種祥獸之秘咒。如此這般,連續六天,一共是六種神獸。第一天為“哈奴曼(Hanuman)”神猴;第二天為“帕雅固(Peyakru)”飛鷹皇;第三天為“該(Khai)”公雞;第四天為“明(Mean)”刺蝟或箭豬;第五天為“奴(Nok)”鳥;第六天為“帕(Pra)”魚。

 

 

 

            到了佛歷2446年,龍婆斑決定修葺殘舊的舍利塔,以鑄造佛牌來籌募善款。龍婆斑佛牌的首先收集的是靈土、寺廟瓦、聖泥及破碎的佛牌佛像等。第二個步驟是要收集“依弟徹”粉末。此法門是龍婆斑跟LP尼所學來的絕學,傳承自阿贊多。但年阿贊多就是用此獨特法門,鑄造了泰國第一名牌“崇笛阿拉肯”的。此法門是將經咒符字以高深的禪定力,摧注於粉牌或粉筆上。

 

 

 

             在寫上經文心咒之後再抹掉,把粉末收集起來。如此寫寫抹抹,花了數年時間才成功收集足夠的份量供鑄造佛牌。然後還有尋找制作“哈絕喜露韌”,即六種動物的心髒,此聖料的制作方法也是由白衣老者傳授的,而這種粉末非常難制作。為了要制作聖料,大師獨自進入“聖陵”研制,而大師更從沒傳授予任何一位徒弟。最後還要制作“碰拼諧”,是由五種特別的佛法經粉混合而成的。分別是:碰依剃皆、碰白他萌、碰嗎哈腊、碰罷打空和碰地尼醒哈爾。而這種聖料的力量類似阿贊多和LP不的崇迪佛牌。

 

 

 

             終於在佛歷2450年,在熱心的村民協助下成功鑄造第一批神獸佛牌。每一尊佛牌的上方都有一個約半寸深的小洞,就是用來填充前面介紹過的聖料的。並且用是會封堵,一面聖料粉末脫落,因為失去了這些聖料,神獸佛牌的力量將大打折扣。當神獸佛牌首次面世時,就在佛教界引起了很大的回響。由於當時的社會非常保守,從來沒有任何僧侶在鑄造佛牌時會吧獸類印在佛牌聖物上。所以當時受到很多信眾的排斥。無論如何LP斑是第一位在鑄造佛牌時加上獸類的僧侶,可說是神獸佛牌的開山鼻祖。而龍婆斑一共鑄造了三期的神獸佛牌。

 

 

 


第一期:在佛歷2450-2452年之間制作,數量相當稀少,只派給大師之近身俗家弟子,所以在市場上很難找到。

 


第二期:大約在佛歷2455年之間制作,佛牌底部有一小洞,裡面塞滿龍波班大師之經粉。

 


第三期:在佛歷2460-2475年之間制作,更分為前期及後期兩種,兩種之區別在於佛袓頭部兩側之經文字體,前期是單行字體而後期則為雙行字體,兩期佛牌頂部都同樣有一小洞塞滿龍波班大師之經粉,現在市場上最多見的就是大師的第三代神獸牌了。大師之神獸牌模分為坐哈奴曼、鷹神、魚、鳥、雞及箭豬六種,而每種神獸又有四個模。

 

 

 

            可惜師父於佛歷2481年7月26日63嵗時仙遊,完成他一生光輝僧侶歷程,時至今日已近百年歷史,其對佛教及寺廟的貢獻,在泰國人心目中仍留下不可忘滅地位,其製之神獸佛牌是每位收藏家渴望擁有稀世聖物,發財心咒是泰國家傳戶家曉的咒語,龍波班亦被喻為泰國最傳奇九大神僧其中之一。

 

 

龍婆斑 LP Pa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