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婆格閃/卡賢 LP Kasem

Wat Susanthailak
 

師父簡介: 

       

 

 

            在泰北的南邦府,有位非常有名的聖僧Kruba Sriwichai,是最受泰北當地百姓敬仰及信賴的。他是近代最偉大的聖者,在人們心中他就如一盞光亮的明燈,以佛法照亮四方的人心。僧侶生涯之中做了無數的好事,都成為北部讓後世百姓津津樂道的歷史,讓百姓可以推崇與學習。他的一生事故,都被記載了下來,到了今天人們依然在歌頌敬仰著他。然而,在他的事跡中,曾經記載這一段預言:“在不久的將來,將會有一位具足功德的智者,為功德而來的高僧誕生於Lampang(南邦府)這個地方,讓百姓可以依靠。”

 

 


             但在預言不久就圓寂了,而他留下的這個預言,讓Lampang的人日夜在等候這聖人的誕生。

 

 

 

            泰國北部南幫府,有一個小市鎮稱為塔高望,在這個小市鎮中有一戶有錢人家,主人名叫召奴,女主人名叫麻鐘,他們夫婦倆可說是塔高望的大好人.他們樂善好 施,時常幫助有需要的貧苦大眾。因此在塔高望地區相當的受人尊敬。佛曆2455年ll月28日,星期三這家的女主人誕下了一名男嬰,他便是日後成為南幫府 無人不知的一代高僧 - LP Kasem。

 

 


            LP Kasem沒有其他高僧自幼家境貧寒,不得已才出家的背景,他家庭富足、生活美滿、衣食無憂、且父母樂善好施,是當地有名的善人之家,在塔高望地區十分受人尊敬。LP Kasem也不像那些因為家庭貧困上不起學的僧人一樣中途輟學為僧,實際上龍普卡閑有過五年的基礎教育,邁向僧侶生涯也頗有緣分,當時在佛歷2468年LP Kasem在當地的寺廟做了七天的小沙彌,由於這七天的寺廟生活,讓LP Kasem高僧從那時起就對佛理有了極大的興趣,這也促使他在佛歷2470年的時候經過父母的允許繼續出家成為小沙彌,繼而到了佛歷2475年的時候正式出家為僧。接受剃度,開始正式僧侶生涯,法號“Khemako”,意即具有安樂之法的人。    

 

 


            當LP Kasem完成學業,就開始修行。然而,從書本上學來的學問,並不能給他很明確的指示。於是,他就開始四處參訪明師,直到他遇到一位精通禪修的大師,Wat Praduuprom Kruba Get。這位大師是位苦行僧,也就是喜歡在森林禪修打坐,修苦行的和尚。LP Kasem見到Kruba Get之後,就表達他的心願是要修行。Kruba Get見他如此有誠意,就決定收他為徒,帶他四處雲游禪修。Kruba Get可說是LP Kasem的第一位禪修老師。

 

 

 

             從此,LP Kasem就開始了他的森林僧生涯。而其實,這也是他夢寐以求已久的生活,所以對他來說,住在森林修苦行,根本不會怎麼辛苦。反而,他覺得在大自然中,他有更多時間與空間,體會寧靜的生活,讓他專心修行。對他來說,這樣平靜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快樂。這寧靜簡單的生活,讓LP Kasem可以全力以赴的去修行打坐,而Kruba Get也不斷從旁指導。這段日子中,Kruba Get經常帶著LP Kasem到各地的山區,甚至是墳場去禪坐修行,也習慣了信眾所供養的食物,日中一食,也就是一天只吃一餐,而且只是在缽裡吃,就是把所有的食物統統倒進缽裡,不管是甜酸或苦辣。他的一整天生活,就是禪修。到了大概晚上11點,他就念經。睡覺時,他也不像一般人那樣的睡,他只是伏著休息。而每天他一定會回向功德,給予一切的眾生。

 

 


            後來Wat Wenyun的住持圓寂了,需要推派住持,當大家在推選賢德具備之僧侶時,一致推選LP Kasem。大師雖認為自己資格還不夠,但也沒辦法拒絕。直至佛歷2492年,師父辭去主持一職又繼續了自己苦行的修行,像這樣喜歡苦行的僧人在泰國佛教界是不多見的。

 

 

 

            佛歷2492,七月廿一,LP Kasem逃離Wat Wenyun,人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一來到廳堂, 大家看到有一張紙放在法座上,是長達兩頁的告別信,其中一段說:“每一樣我都已經教好了,別想去跟著我,因為我已經放棄了,為方丈如一家之主,必須對很多事情承擔責任,跟我不適合,我需要隱居,不想再回來 。”

 

 

 

          這些信仰LP Kasem的村民,不肯放棄嘗試,集了四十到五十人去尋找LP Kasem,就在LP Kasem平時修行的王堂廳墓地,遇見LP Kasem。村民們懇求LP Kasem回寺廟,因為那天是結夏安居日,村民要造福用膳,有些人甚至哭,但LP Kasem靜止著不說不答,直到村民必須放棄。

 

 



            在苦行的過程中,LP Kasem師父曾經過南邦地區的一個亂葬崗,為了替死去的亡魂超度,師父48天沒有吃過飯,直至超度法式完畢,這個典故在泰國有點高僧知識的人都會知道,實際上LP Kasem這樣的事兒干了不只一回,只是因為這次事件較為著名所以才有詳細的記錄。離開亂葬崗後龍普卡閑就又開始了自己的修行,他以徒步的方式走到過中國雲南省的山區地帶,在那裡還跟北傳佛教的師父一起有過不少佛理及法術的研究與探討,所以到了後來龍普卡閑在制作佛牌聖物的時候,常會發現佛牌的設計帶有一些北傳佛教佛像的特點。於2503年, 師父首次鑄造一小部分佛祖佛牌, 直到2513年, 鑄造第一期自身, 再到2514年, 鑄造了多期自身, 及第一期啪期 (法相似觀世音, 名為Ava lo ki te suan, 現要6位數字泰珠, 請見下圖). 

 

 

 

 

            當時百姓們又哭又跪,求LP Kasem大師返回寺廟住持,大師還是繼續禪定不受影響。民眾還將大師的生母請來游說,可母親也改變不了LP Kasem四處修行的決心。母親不放心他,於是將龐大家產都分給了百姓,自己僅留了一個部份,在LP Kasem修行的山蓋了一個住所,打算可以就近照顧LP Kasem。後來受不了高山氣候生了重病,村民請醫師來診治,還是不見起色,母親知道時日無多,叫了一位小和尚來 (傳聞是師父的表弟),給了小和尚那時候的21泰銖,並交代小和尚,若自己臨終前,一定要請LP Kasem來,而小和尚也照做,請了LP Kasem來。

 

 

 

            當LP Kasem為母親頌經時,母親身體上方聚集了好大一群蜜蜂,盤旋了幾圈之後蜜蜂散去,母親也斷氣了,大師也紅了眼眶。後來村民們湊了當時的700泰銖,幫她蓋了一個墳墓,而LP Kasem也離開了此地,往修行之路而行,弘揚佛法及照顧百姓。最後,來到他日後寺廟的所在地,當時那邊還是個墳墓,現在名為Wat Susanthailak。

 

 

 

            LP Kasem在生時,每天都很多人去找他,而他總是說很少,很多時候則保持沉默。LP Kasem說:“如果跟他們說太多的話,我就沒時間修行了。”

 

 

 

            有一次,有個小偷三更半夜來到LP Kasem的寺院,打算要偷大師的蚊帳。然後他花了很大的勁也還沒把綁著蚊帳的繩子剪斷。這時LP Kasem聽到聲音,就從禪定中出來,並出手幫小偷剪。剪完之後,雙手把蚊帳奉上,而且還有“特別贈品”,那就是棉被與枕頭。當小偷接過棉被之後,LP Kasem還拍拍他的肩膀,吩咐他把米糧也拿去,要快點離開,不然就會被其他人發現。LP Kasem這樣的舉動,讓這小偷都不像小偷了。LP Kasem的心就是如此的清淨無一物,不執著任何的東西。

 

 

 


            自從發生了這件事,LP Kasem就不再用蚊帳、棉被與枕頭了。他以此來反省說:“這可能不是小偷啊,說不定是天神來試驗我的心,來給機會我修行。”奇怪的是,即使LP Kasem沒用蚊帳,也沒有用香料,但就算在墓地裡也未曾遭受蚊子叮咬過一口。

 

 

 


            有一天有一印度族人來到南幫地區拜會LP Kasem大師。當他見到大師後,LP Kasem大師對著他說了 一句:“鴨沙路”後便獨自離開,當時周圍的人都覺得奇怪,為什LP Kasem大師會對著一個外族人說了一句連他們都不懂的話。過後他們 便對著這印族人說,你到底知道LP Kasem大師對您說的那一句話的意思嗎?那印族人便說,我不會聽泰語,也不知大師所說是什麼,但是我感覺得到大師是叫我在這 裏等他,一會兒他便會來見我。果然過了不久,LP Kasem便出現在那位印族人在身旁。

 

 

 


            正常的寺廟修行,讓很多人見證了LP Kasem的神跡,比如師父自佛歷2514開始就一直沒有沐浴洗過澡,在泰國炎熱的天氣裡,大師只要靜下心來念經,不但不會流汗,而且身上還會散發一種奇特的香味。與不同國家、不同語言的善信交流,LP Kasem可以直接以心通的方式知道善信的需求。

 

 

 

 

            LP Kasem大師未曾坐過任何交通工具,只靠一雙腳行坐,身上唯一的財產就是化緣的缽,一塊人骨及單薄的僧袍,甚至連一雙鞋也沒有,一直過著苦行的生活。LP Kasem大師在苦行間從沒要求過任何東西,對自己苦行的生活很滿意,並將在外化緣得到的東西,一一分給其他僧人。大師也不使用過枕頭睡覺,因為對大師而言,枕頭是奢侈的東西,只需要能夠容立身體的地方就很滿足了,並且大師睡覺及禪修都是在同一個地方。

 

 


         

            曾經還有一次LP Kasem去參加法會,在為聖物加持的時候心髒突然停止了跳動,將近1個小時後,眾人都認為常人是無法在停止心跳這麼久後起死回生的,在醫務人員放棄治療准備離開的時候,LP Kasem自己突然醒了過來,對眾人說:“我還有沒有完成的事情。”之後又堅持繼續為這次佛牌加持,直到法式結束。

 

 

 


            佛歷2524年的8月10日,下午4點左右,LP Kasem廟周邊剛剛下過大雨,有四名神秘的女信徒在拜會了LP Kasem高僧,後龍普卡閑讓其弟子阿順陪同這幾位女施主在寺廟參觀、參拜大殿,不久後這幾位女施主希望將一樣東西交給師父的助手阿順代交給師父,助手將四位女施主帶到了師父的念經房後回到寺廟的大殿收拾,當收拾完畢回到老師禪房的時候,這四位女施主已經無故消失,那個她們帶來的東西也突然爆炸,把LP Kasem的念經房炸掉了一半,寺廟的僧人們都認為高僧凶多吉少,可是LP Kasem卻安然無恙的從廢墟中自己走了出來,可見LP Kasem擋險、護體的法術有多麼的高強了。

 

 



            LP Kasem師父督造加持的佛牌在泰國口碑很好,一生中曾做過崇迪、七龍佛、周所、必打、拉馬五世像、四面神、拉胡天神、像神等佛牌,自身像與藥師佛都是其較受追捧的佛牌種類。有很多佩戴師父佛牌大難不死的案例在泰國的報紙及雜志上刊登;師父的聖物在招偏財方面也比較靈驗,曾經有一個從來沒中過獎的人佩戴了師父的佛牌,後來中了彩票;他做的著名的佛歷2517藥師佛更是有過治愈怪病的神奇案例,同時還可使人生活美滿、衣食無憂。

 

 

 


            由於LP Kasem是南邦府的皇族後裔,擁有皇室血統,與生俱來就是有極高福報的高僧,但大師放棄了貴族的身份,堅定不移地實踐學習佛法及禪定。大師每天都非常堅定過著苦行的生活,從沒在生活中要求過什麼。雖然大師可以享受貴族的生活,但還是希望選擇成為苦行僧。大師從不嫌棄百姓供品,無論食物是否腐壞,都樂於接受,是一位徹底遠離世俗。

 

 

 

 

            LP Kasem除了是一位愛民且清廉的好高僧,僧侶生涯之中也有著許多的奇妙故事讓後世流傳,高僧外表看起來很虛弱,實際上還蠻健康的,不過人總會老去,LP Kasem還是在2539年1月15日19: 40分圓寂了,享年84歲. 仙游之前的幾個月內還大量制作了不少的佛牌聖物,給善信留下了自己最後的一點心意。 

 

 龍婆格閃/卡賢 LP Kas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