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婆奧巴冼 LP Opasi

 

師父簡介: 

      

 

 

 

              擁有“火神奇僧”的LP Opasi出生在泰南的洛坤府,一個法界的奇域,也就是以甲度堪聞名全泰國的州府。而LP Opasi出身於一個名為Papanang的小漁村裡,父親名叫乃密,是一位船販,母親名叫咩軟,共生八位子女。LP Opasi為長子,出身於2441年五月初五,取名為滴再川。

 

 

 


            滴再川從小聰明伶俐,而且刻苦耐勞的幫助父親搬運貨物。雖然干的都是粗活,識字也不多,但一有空閑時間,他就喜歡閱讀,立志日後要念書深造。知道十歲時,滴再川要求父親讓他去讀書。父親就勉強地將他送去離家不遠的Wat Nantaram,以方便下課之後可以立即回家幫忙。

 

 

 


            十五歲時,已經基本吧廟裡的書都讀完了。於是又迫不及待地要求父親讓他到城裡讀書。然而父親忍痛拒絕了他的要求。因為進城裡讀書的費用是很大的,加上家裡尚有七位弟妹要撫養,父親生怕無力承擔。而滴再川是位聰明的小孩,馬上想到了方法,即可繼續讀書深造又不需要花錢,那就是出家為沙彌。從此便於佛結下不解之緣。

 

 

 


            LP Opasi也曾擔任宗教師,在僧皇寺Wat Boworn教出了許多僧侶學生,而且還有多位在日後都成為了舉國聞名的一代宗師及禪定師,可謂桃李滿門。其中為人熟悉的, 有龍婆咪, 龍婆笨, 龍婆朗.. 等等。

 

 

 

            LP Opasi駐扎在僧皇寺時,是一位持戒嚴肅的僧人。性格還有點怪癖,喜歡獨自一人,不甚與其他僧侶交往,不過卻從不曾缺席早晚課,而且每天早晨都托缽化緣。

 

 


            LP Opasi每天只吃三口飯,雖然常年如此,卻不見他的體型骨瘦如柴。LP Opasi每一次用餐之後都立刻回到佛舍利進修禪定。只要有空閑時刻,都會寫一些詩文,都是關於佛教的教義的,並以“Opasi”為筆名,意譯為“斬掉欲念”。其實大師的法名為Phra Maha Chuan,也叫LP Chuan。

 

 

 

            有一年LP Opasi辭去教職,放棄了一切名份地位,決心修苦行戒率。在他修苦行的數年之中,拜過不少高僧為師,使其禪定造詣得以提升至更高的境界。有一年LP Opasi來到一座高山,遇到一位僧人,當時這位僧人正在燃燒一些東西。好奇的他就向僧人討教,原來這位高僧修煉的是“Tay Chokesing”,意譯為“觀火禪定法門”。首先是以一支小蠟燭之火,禪定時用雙眼觀注蠟燭的火點,並以火來達成禪定。這位教導LP Opasi觀火禪定法門的高僧就是有“田雞大師”之稱的Wat Kao Salika LP Kob,有超強的專注力,並且可以保持長時間專注,大師曾經連續40天沒有吃東西,也沒有睡覺,是一位屢顯聖跡的高僧。

 

 

 

            自從修煉了觀火禪定法門後,LP Opasi就重返僧皇寺Wat Boworn。由開始的一根蠟燭點起,慢慢的演變成燒香支及書本和紙等等,之後再漸漸燃燒木柴和樹葉,他會長時間盯著燃燒的火焰。把整座佛宿舍燒得濃煙彌漫,佛舍內的僧侶還以為宿舍發生火災了!

 

 

 


            經過了多次警告,卻還是不見LP Opasi有所收斂,反而有變本加厲的跡像。所有的廟僧都人心惶惶,大家都認為Maha Chuan(LP Opasi原本的法名)瘋了。此話傳到了LP Opasi耳中,他就向大家說:“Maha Chuan已經離開了這個世間,現在世上只有一個稱為‘Opasi’的我罷了。”因此弟子們從此改口稱呼他為“LP Opasi”了。

 

 

 

             佛歷2483至2488年間,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LP Opasi第一次制造聖物分發於民眾以保平安。當時廟方准備了大量的細沙及寫上符咒的破袈裟布,然後在Wat Boworn進行誦經加持儀式,再分發給所有信眾。信眾們每人都分得一包細沙,卻不知其真正用途。

 

 

 

            原來LP Opasi要信眾們回家吧細沙灑在屋頂上,那樣可避免敵軍的轟炸和流彈的襲擊,以及有防火的作用。至於袈裟布條是用來綁在手臂上,可避刀槍等的傷害。

 

 

 

            而LP Opasi也用麻布制成了不少背心,在寫經咒的時候,LP Opasi就顯其神跡了。當時的麻布背心是五十件扎成一疊的,而LP Opasi以毛筆點了墨汁,然後就在一疊背心上寫經文,再吩咐徒弟將之分派給士兵們。

 

 

 

             開始時弟子們都覺得不妥,因為LP Opasi只在最上面的背心上寫經文,下層的其他四十九件背心怎麼都不寫了嗎?但是當他們拿起最上面的第一件背心時,都紛紛目瞪口呆。原來第二件背心竟然也印上了同樣的經文了。弟子們再逐件掀開來看,發現LP Opasi所寫的經文竟然直透至最底下的第五十件背心。原來是因為時間緊急,所以LP Opasi才施展此法,真是神跡啊!

 

 

 


            還有更神奇的,在戰爭中,美國兵中槍後就被擊倒,但泰國穿著此背心的士兵中了槍卻若無其事,繼續往前衝。如此神跡之事很快吧美國兵嚇得落荒而逃。所以當時的美國兵曾把泰國士兵比喻為“鬼兵團”,是連槍彈也打不到的恐怖兵團。

 

 

 

            而大戰過後,Phra Sangharaj Chao就要求龍婆Opasi離開Wat Bowon。當阿贊Bow Er得知龍婆Opasi將離開Wat Bowon,他就要求龍婆Opasi留在Wat Arsom Bangmok。在Wat Arsom Bangmok的这些年,龍婆Opasi的天赋洞察力以及精确的语言使得他很出名。LP Opasi一斤村莊就受到熱情接待,甚至連地主也前來問候。而LP Opasi也只報以笑容,並無回話。清晨,有許多信眾前來供養LP Opasi,可是由於LP Opasi只吃三口飯,剩余的就成為烏鴉的食物了。用餐後,LP Opasi就開始點火燒香、燒蠟燭、燒木柴或樹葉等等。

 

 


            村民初始也不以為意,最後火越少越烈,村民見LP Opasi連信眾供僧的物件和日用品都丟進火堆裡燃燒。這還不要緊,有信眾供養的金錢鈔票,他也想也不想就丟進火堆裡面。這讓信眾們看得傻眼了。LP Opasi就說:“這些物質金錢只是一種誘惑,會慫恿人的欲念,乃導致不快樂的主因。只有這把火才可以摧毀這無謂的煩惱。”但是村民們還是不太理解LP Opasi的思維,他們都認為LP Opasi的行為已經到達了瘋狂的地步了。

 

 

 

            後來又一次,因LP Opasi燃燒的物件太多,造成方圓數裡的天空長期煙霧彌漫。村民認為在此下去恐怕影響附近柑子樹的成長。於是村民們就召集開會,打算阻止LP Opasi再燒任何物件,否則就要他遷離此村。

 

 

 

            而當村民們怒氣衝衝地來找LP Opasi時,LP Opasi卻氣定神閑地說:“你們不要趕我走號碼?待你們看看柑子的收成後,再來趕我也不遲。請相信我把,今年就算你們不施肥,收成也會比去年更豐盈的。”

 

 


            大家聽了LP Opasi的話仍覺得半信半疑。最後礙於LP Opasi的身份,不便過分相逼,也就紛紛散去。結果,當年的柑子收成真比往年好了不少,而且非常甘甜可口,最後還因此而變成泰國有名的柑王。

 

 


            從此村民們都對LP Opasi非常信服,還合資搭建一棟小房子作為LP Opasi的僧舍。而且還特別在僧舍外建了一座焚燒爐,藉此把煙霧灰燼四飛的問題一並解決。村民也時常拾一些干柴等物,專門供LP Opasi燃燒之用。甚至還有村民輪流為LP Opasi守候焚燒爐,由深夜焚燒至天明,而LP Opasi則在僧舍內禪定打坐。

 

 


            但奇怪的是夜晚期間,就算加入再多的物件,焚燒爐內的火焰始終是小小的,而在白天,只需少量物件放進焚燒爐,也會出現熊熊烈火。更有細心的村民發現,小昆蟲飛過焚燒爐,都不會被燒著。對於一些來自遠方的信眾,由於對LP Opasi所知不多,看著這種神跡都感到非常驚訝。

 

 

            LP Opasi的神通事跡遠遠不僅於此,他還會救治病痛!LP Opasi說過:“一個人的元壽未盡,都是可以醫好的。但如果元壽已盡,那就代表靈魂已適時投胎換另一個軀殼了,此乃天理循環,人們不必太執著。”

 

 


            有些病人找LP Opasi灑幾滴經水,病情就好轉了,有的喝下經水也不藥而愈了。如果遇上更嚴重的,LP Opasi的燃燒符咒經紙放進水裡喝。在泰國佛教裡,LP Opasi是第一位,甚至是唯一的一位以燒符紙治病的僧侶。LP Opasi的符紙呈長方形,鞋油LP Opasi的獨門心咒。只要心咒常念此經咒,就可得到避險,人緣,招財,治病和提升運勢的功效。這必須要持之以恆,當我們遇上凶險時,經咒自會產生防護功能。

 

 

 

            於佛歷2498年10月28日,,每兩年一次的,為期一個星期的世界僧伽大會在印度舉辦。泰國的僧伽委員會將會選出元老級的僧侶赴會,一切費用由僧伽會支付,並殼攜帶兩位隨從。LP Opasi是被選出赴會的僧伽元老之一。

 

 

龍婆奧巴冼 LP Opasi


          到了赴會的前幾天,LP Opasi讓兩位在家弟子Nai Seni和Nai Yin Yi現行到印度。LP Opasi則延後兩天才自行出發。到了出發的當天,村民仍不見LP Opasi有什麼特別行動,還是照常接見到來的信眾。由於以前的“分身”傳奇之後,村民們都對此見怪不怪了。

 

 


          到了傍晚,LP Opasi要進僧舍裡小睡片刻,吩咐駐守在僧舍外的徒弟們:“我想小睡一會兒,你們可千萬別移動我的東西,包括我的身體。”說完,LP Oupasi就把僧舍的大門關上,“睡覺”去了。而在印度的LP Opasi的兩位弟子已經住進大會安排的宿舍了。到了傍晚時分,突然接到通知,有一位老僧求見。他們感到很驚訝,在這裡並沒有他們相識的人,怎麼會有人求見呢?走出去一看,原來是LP Opasi來了。於是便恭敬地吧LP Opasi接進准備好的僧舍。

 

 


           隔天一早,LP Opasi用過早餐,就進入會場參加僧伽會議,而兩位弟子就在會議廳外等候。會議結束後,LP Opasi告別了他的兩個弟子,並告訴他們他將獨自返回泰國。可是到了中午時刻,兩位弟子突然接獲一封電報,電報上寫著:LP Opasi已經圓寂,希望兩位師兄速回國處理師父後事。兩人看了電報之後感到非常震驚,那他們兩剛剛護送進入會場的LP Opasi又會是誰呢?LP Opasi還跟許多佛教徒和政要交談了,甚至在數百人面前發表了講話。

 

 


          抵達泰國後,徒弟們無法相信LP Opasi圓寂的消息。當他們說近幾天都在陪伴LP Opasi,大家都認為他們失常了。幸運的是,其他幾位出席佛教會議的僧侶見證了一切並支持他們的說法。兩弟子向寺廟的弟子追問個究竟,原來LP Opasi早已吩咐不能移動他的身體,可是看顧的弟子們隔天不見LP Opasi起身托缽化緣,於是就推門進去,想要喚醒LP Opasi。這時卻發現LP Opasi已經沒有了氣息,便將他的“遺體”移出來辦後事。這時兩位弟子聽了大力拍案喊道:“那就壞事了!師父早已吩咐不可移動他的身體,你們卻將之抱出來辦理後事,現在師父的靈魂以及不能歸體,導致真正圓寂了。可惜啊!”

 

 

 

            一代聖僧就這樣的圓寂了。過了沒幾天,LP Opasi的僧舍也無故發生火災燒光了,真是名不虛傳的一代火神。
現在安放LP Opasi聖體的靈塔建於於佛歷2514年,直到現在仍然受善信膜拜祈福。不過此塔有一個禁令,就是不准女性進入塔內。

 

 


           於佛歷2529年,第三任廟主持申請由佛修院改為寺廟,並建成了大雄寶殿。直至2536年3月5日,注冊為廟的申請通過,名為Wat Luang Pho Opasi,這也是泰國有史以來唯一用僧侶名字來命名的寺廟。

 

 


           凡進入此廟膜拜都不可以穿鞋,必須赤腳在廟裡行走。廟裡除了大雄寶殿、禮堂、佛舍、舍利塔和食堂等,還有一個最具代表性的火炬塔,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燃燒,肩負起LP Opasi生前的使命,而信眾們可捐獻燃料給寺廟。藉此燃起我們生命中的火花及希望,如火焰般越大越亮,此乃火神之旨意。

 

 

 

龍婆奧巴冼 LP Opa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