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婆堪布 LP Kambu

 師父簡介: 

 

 

 

 

            泰國東北部與寮國(老撾)毗鄰,位於泰國最頂端的一個州府“UbonRachethani”,當地習慣稱為“Eisanthai”,意為東北底部。這裡出現了一位名僧,並深受此州府的信眾的敬仰,此位名僧被俗稱為“笑臉僧”,凡曾與名僧交談過的信眾,經過大師的開示,心裡都會充滿了快樂和動力,滿懷信心地迎接生活上的各種艱辛挑戰,勇敢奮鬥。

 

 


            而且不論來自遠近的信眾,朝拜名僧之後必得一兩樣的聖品帶回家。有些信眾獲得名僧的聖品信物後,做起生意來非常順利。一傳十,十傳百,名僧靈驗的威名就如此傳了開來,引來大眾紛紛爭相收藏此名僧的佛牌聖品。至今,每當此名僧推出任何佛牌聖品,都很快地被搶奉一空。

 

 

 

            LP Kambu出生於佛歷2465年2月15日,圓寂於2557年2約11日,享年92歲,父親名乃薩,母親名喃鴻,姓氏為堪甘(Kan Gan),意思為“吉祥之語”。父母親以務農為生,共育有六名兒女,LP Kambu最年幼,所以取名為“滴再布”意思為麼子。


             LP Kambu出生時就發生了奇跡,話說當年大師的母親懷胎九月,公公和婆婆准備了一些食物到附近的寺廟布施,這寺廟就是Wat Khucenphu。而布施的當天正好是“衛塞節”,是南傳佛教傳統紀念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佛祖誕生、成道、涅盤的節日,是佛教界最神聖的節日。當公公和婆婆在供養僧侶之時,有一村民急呼呼的跑來報喜道:“你的媳婦已經誕下了一個男孫啦!”。公公立刻有感而發,說道:“我的孫子選擇在今日誕生,必具有頗深的佛緣。”所以當LP Kambu出生之後,就非常得兩老的寵愛。

 

 


            LP Kambu小時候與其他小孩一樣,到附近的寺廟的附屬學校讀書。LP Kambu從小就對讀書識字非常認真,學業非常標青,年年考試都名列前茅。不過LP Kambu好靜,不喜歡參與同學們的喜喜鬧鬧,常獨自一人躲至寺廟的角落裡靜靜的閱讀。他還時常向寺廟主持借閱一些佛學書籍,逐漸地就對佛學有了頗多的認識,還曾多次萌起出家為沙彌的念頭。奈何父母以年紀過幼勸阻,待完成初中課程之後再作考慮。

 

 


            結果於中學畢業的第一個星期後,他就入了空門,成為了沙彌。當年是佛歷2483年2月15日,出家於Wat Shapatumalai,離住家大約五公裡,柏古威素為其戒師,之後駐住在離家不遠的Wat Khucenphu。每天早上作完早課,即隨眾僧步行進村子裡行托缽禮。中午時,LP Kambu就步行數公裡到Wat Bamdomci學習更深奧的佛學及巴利文。

 

 


            次年,LP Kambu以沙彌身份考得初級佛學位。不久後,LP Kambu已年屆二十歲,達了出家為僧侶的年齡。他的父親得知LP Kambu出家的意願堅決,便擇吉日為LP Kambu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授俱足戒儀式。當年為佛歷2485年,出家於Wat Muceling Tharam,LP YarThansa為其戒師,並得法名“Phra Kam Bu-Kra-Thaci-Tho”。自從出家為僧,LP Kambu就遷到烏汶府城市裡的一所佛教學府裡駐住。進駐佛學院後,LP Kambu就更加努力研讀佛經聖典,並於同年考獲了中級佛學位。這學位得來不易,考獲之後,LP Kambu由於信心大增,再接再厲每天挑燈夜讀,廢寢忘食地鑽研佛學。於第三年,又到了考試之期。這一次,LP Kambu報考的是最高級的佛學位。於佛歷2486年LP Kambu又再次高中,如願以償的考取了高級佛學位。沒有幾個人可以達到如此的境界,著實證明了LP Kambu是擁有超凡天斌的。

 

 


    LP Kambu連續三年都考取學位,一般會由佛學團調派到各佛學院擔任講師。可是LP Kambu卻一一拒絕了這些邀請,覺得自己的知識還不夠,決定到國外繼續深造。LP Kambu口中的國外,指的是臨近的寮國及柬埔寨等國家,而且深造的並不是佛學而是玄術及降術。LP Kambu是一位對學習不設疆域的人,而且坐言起行,提起了佛缽及法傘,修苦行去也。

 

 


           起初,LP Kambu進入寮國修苦行戒律。行走了數年,曾遇到了不少明師,獲得指點。此區域的修行多傾向禪定法門,因此LP Kambu的禪定法是從寮國學來的。在玄學中,主要的動力乃源自禪定,以此功力來行使一切。LP Kambu在寮國除了先後跟隨多位僧侶學術之外,還向穿著虎皮布衣的魯士學習其他的禪定法門。之後他回了家鄉一段日子,對降術這門玄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覺得必須學習和瞭解。事緣居住在寺廟附近的村民,常被一些不知名的奇難怪症糾纏而到寺廟求治。其實這些都是降頭蠱術在作祟。

 

 


          LP Kambu還赴Surim(素林府,泰國有名的降頭黑區)邊境的幾個柬埔寨鄉村,這裡都是因煉降而聞名。LP Kambu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決心,深入村中與村民交朋友,並駐住在附近的寺廟。他慢慢的體驗和留意村民的日常生活作息,並從中瞭解,原來村民煉製降頭的目的是防衛家園。當賊人潛入家園時,就會被這些降物傷害。不過一些心術不正的人則將之濫用,用以攻擊和陷害無辜的人。

 

 


           查明真相之後,LP Kambu就拜訪鄉村的村長。根據世代相傳,村長都是由法術高明者來擔當。村長身負保護村民的重任,所以必須擁有超凡的法力。LP Kambu就向村長取經,從中瞭解了煉製降頭的過程,也向村長討教解降之法,希望日後回去,可為不幸的信眾解除降害,讓他們兒獲得重生。

 

 


            LP Kambu四出修苦行戒,數年後回到自己的家鄉探望父母及鄉親父老。於佛歷2496年,獲推選為Wat Khucenphu的廟住持。從此LP Kambu就逐漸把這古老陳舊的廟宇,重新整頓起來。當地的村民非常合作,經常成群結隊來幫助LP Kambu修建寺院。當中有幾個年輕人,來得甚為頻密,但是到了黃昏,就必定到廟旁的雜貨店裡買酒喝。

 

 


          LP Kambu眼看一群大好青年染上了喝酒的惡習,心裡難過。第二天,LP Kambu把他們都叫來,當面勸阻他們不要酗酒。可是這幾個年輕人都說,已經嘗試戒了好幾次,但沒有一交成功。有鑒於此,LP Kambu逐吩咐這伙年輕人隔天一大早到寺廟來,為他們根除酒癮。第二天一早,LP Kambu准備了一大桶的藥草,煮了水,要這幾個年輕人喝下。大家喝了之後,都大肆嘔吐。經過了三次的療程,酒癮竟完全消除了。年輕人個個如獲重生,對LP Kambu的大恩大德不敢忘懷。經此一事,不論遠近的信眾都知道LP Kambu的佛寺最拿手的是幫人解除酒癮,而前來求助的信眾也就絡繹不絕了。

 

 


          LP Kambu慈悲為懷,專心研製了各種解毒草藥,供給有需要的信徒。最後甚至引來了中蠱降者上門求醫。LP Kambu每天一大清早就投入煉製各草藥,分門別類,有戒毒品的、有解降的和各種奇難雜症的,種類繁多。一些中蠱降者除了飲用配製的草藥之外,還需接受由LP Kambu持經的冷水浴,令中降者的身上的蠱毒及降撤底化解,也為中降者解除與下降者的怨對。由於LP Kambu救人無數,在東北部素有“解降大師”之美譽。

 

 


           LP Kambu每天定時接待到訪的信眾。信眾們都熱衷於接受LP Kambu的加持,因他的加持具有防邪及避險的功能。LP Kambu除了為信徒貼金箔賜福之外,尚有一項獨步法門,非常受歡迎。然而此法並不是每一個信徒都受得了,受施法者必須忍受皮肉之痛。施法之時,LP Kambu以一支鐵筆在信徒的背上畫上經符,而這種經咒只適合施於男信眾,由於男信眾出外謀生,碰上危險的幾率較女信眾多,加上泰國僧侶是不可碰觸女性的,所以只方便為男信眾施法(這個就可與常來我們國內刺符的“高僧”對比了)。

 

 


            曾經有一次,LP Kambu出席一個佛牌聖品的加持法會。當天寺廟裡充滿了信眾,LP Kambu當時是在沒有被邀表下獨自來到了法會現場,參觀加持法會進行的祭拜儀式。當時的加持法會剛好告一段落,眾加持高僧都坐在一座小佛殿裡休息。在場的都是一些得道高僧,各個身負超凡的法力和修為。而當年的LP Kambu還很年輕,當行走過佛殿前之時,忽然聽見一位老僧驚呼道:“請問這位高僧是誰?”在場的僧侶當中有認識LP Kambu的,就向那位老僧回答說:“他是Wat Khucenphu的新任住持。”老僧說:“可否邀請他進來呢?”眾僧紛紛趕到疑惑,猶豫了一陣。老僧見狀就說:“此僧身負高深的法門,修行的是魯士,而且還有魯士法身跟隨著他,他就是魯士術士的化身。”結果,LP Kambu就被邀請加入加持佛牌聖品的行列。這是LP Kambu布第一次以修持的法門加持佛牌聖品。果然不負老僧所望,這一期佛牌聖品均獲得了信徒的認同。於佛歷2522年,LP Kambu在信眾的請求下,鑄造了LP Kambu第一期的佛牌。當時鑄造的量不多,大約只數千尊而已。在經過LP Kambu特定的加持後,就開始分贈給到訪寺廟的信徒。信眾早對LP Kambu非常崇敬,得到了佛牌之後,都如獲至寶。

 

龍婆堪布 LP Kambu

 

 


            其中有一信徒名為“乃處”,在LP Kambu的手上接過了兩尊佛牌。隔天,“乃處”就找他的一位好朋友,名“乃密”。“乃密”是“乃處”從小玩到大最要好的朋友,得到了什麼好東西,都會彼此分贈共用的。今日得到兩尊佛牌,當然不會忘記送“乃密”一尊以表達關懷。“乃處”更特別描術了LP Kambu的修行有何等高深,更強調此乃他首次鑄造佛牌,屬難得之寶物。“乃密”言謝後,就問起佛牌的功能。“乃處”回答說:“這佛牌具有防害功能,能避一切刀槍險以及增長人緣。可是“乃密”只聽進了一句,那就是能避刀槍,能避刀槍意思不就等於刀槍不入了嗎?結果“乃密”就萌生了試槍的念頭。他一聲不響地進屋裡拿了一支獵槍出來,並向“乃處”說明用意。

 

 


            起初“乃處”嚇了一跳,不敢嘗試。但見“乃密”堅持,就只好聽從他的安排。“乃密”找來一條繩子,將佛牌串了起來,然後雙手合十向佛牌的守護神祈求顯現聖跡。然後把佛牌掛在一隻狗的身上,再把槍口瞄准了狗身,“嘭!”的一聲,卻不見子彈射出來。“乃密”詳細檢查一下,發現子彈竟然卡在槍膛內,發不出來。“乃處”見狀,立刻松了口氣。可是“乃密”對第一次的試槍感到不滿意,認為是那只獵槍太陳舊了,因部件失靈致使子彈射不出來。他決定轉換別的方式來做測試,並向“乃處”說出了意願。他保證,倘若這一次的測試真能再顯聖跡的話,他必定親自向LP Kambu請罪,並答應永遠服持LP Kambu,成為他的近身弟子。

 

 


            “乃處”見到“乃密”說得如此堅定,也不便阻止,任由他再作測試。結果這一次“乃密”不用槍,改為用弓箭。他認為弓箭是絕對不會射不出來的,而且他的射箭技術是一流的。他把箭上了弦,後退十步即往狗身上放箭射去。說時遲那時快,弓箭疾射而出,“嗒”的一聲,竟然插在一旁的木箱子上。原來當弓箭脫射而出之際,眼看就要命中目標時,它卻好像長了眼睛般,避開了小狗,射在一旁的木箱子上。“乃密”與“乃處”親眼目睹奇事的發生,均被嚇得目瞪口呆。“乃密”更立即雙膝跪地,雙手合十對天膜拜,表示對LP Kambu的崇敬。

 

 


            “乃密”對佛牌的靈驗佩服得五體投地,他立即想從小狗身上把佛牌脫下來,可是那小狗望了一下“乃密”,就往屋外奔走了。“乃密”追之不及,讓小狗給跑脫了。“乃密”心想,待入黑之後,它餓了自然會回家。可是“乃密”等了一個晚上,卻不見小狗回來。“乃密”心想,它會不會發生了什麼意外呢?這時候,他開始後悔,不應該讓小狗受到驚嚇,而讓它一去不回。

 

 


           雖然忐忑不安,但是他還是頻頻祈禱,渴望LP Kambu的佛牌能夠保佑小狗。過了一會,它真的回來了,而且全身絲毫無損。這時“乃密”立刻放下了心頭的大石,開心地抱起狗兒。可是小狗頸上只掛著繩子而佛牌早已不見蹤影了。“乃密”馬上覺得十分的可惜,立刻騎著摩托去找“乃處”,並要“乃處”帶他去拜訪高僧LP Kambu。當“乃處”帶“乃密”來到佛寺時,卻見LP Kambu早已坐在佛舍裡等著他們了。“乃密”迫不及待的湊上前向LP Kambu磕了三個響頭。LP Kambu看了一下“乃密”,笑一笑,然後從桌上取了一尊佛牌遞了給“乃密”。“乃密”一見佛牌,馬上就認出那就是他昨天用來試槍的佛牌!原來“乃密”認得佛牌上的白點,還沾了他屋前的一點泥土;“乃密”心知遇上了高人,立刻又跪下向LP Kambu懺悔,答應從此不犯同樣的錯誤。打從那一天開始,“乃密”對LP Kambu就百分之一百的尊敬了。

 

 


    LP Kambu的佛牌曾經顯示聖跡無數次;話說一次,在離佛寺不遠的一個小鎮上,有一位焊工,名為“乃松”,專門替人安裝涼蓬。一次他接了一項工程,要爬上雙層店屋高處安一個涼蓬。當天“乃松”就准備了工具,爬上了約二十尺的高度工作。首先他需要在牆壁上安裝一個鐵架,然後在鐵架上焊上一塊鐵板,之後再將一支長十五尺的鐵棍焊接在鐵板上。當他焊接至第五支鐵棍時,“乃松”已經非常累了。一不小心,手一脫力手上的鐵棍脫滑倒向前方的高壓電箱,“吱”的一聲,高壓電箱突然爆炸了。“乃松”被高壓電箱擊中,立刻失去了知覺。

 

 


            “乃松”身體一軟,就從二十多尺高空重重的摔在地上。事發突然,現場的人都被嚇得不知所措,眼看“乃松”這一次必凶多吉少,就算不給高壓電擊死也會被摔死的。現場的人紛紛上前圍觀,只見“乃松”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現場有人想要上前施救,卻有人出聲阻止,傷者不宜亂動,萬一有骨折,移動時會傷及內臓,必須致電向專業的人員求助。在等待救傷車前來之際,“乃松”竟然蘇醒了,而且還慢慢的坐起身來,這令大家感到非常驚奇。“乃松”看著這麼多人把他團團圍著,心裡覺得奇怪,就問道:“你們這是什麼回事?圍著我干嘛?”有人答道:“你剛才被高壓電擊中,從上面跌下來了!”“乃松”摸摸頭,若有所思地說:“那是…剛才我確實在上面工作…對了!那鐵棍滑下擊中電箱後就發出爆炸聲,之後…我就失去了知覺,…醒來就看見你們了…”搞清楚了情況,“乃松”立刻檢查身上是否還其他的損傷,不期然地從脖子上掉出一尊佛牌,大家看了知道是LP Kambu的佛牌。這尊佛牌是用Roket(燒瓦)鑄造的,LP Kambu的法像清晰可見。經此一事,這一期的佛牌都被信眾搶奉一空了。

 

 


           關於LP Kambu佛牌另一次的顯靈事蹟,此次的事件比較特殊,涉及一起非常嚴重的車禍。這起駭人聽聞的車禍就發生在烏汶府的街道上。話說一個下著大雨的夜晚,在一個十字路口處,發生了一宗兩輛載貨卡車互相猛撞的車禍。相信到過泰國的人大都知道泰國人駕車速度有多快吧!就算在城市中的小巷行駛,一般都會達到四十至五十公裡的車速(相比國內不少寬敞的馬路限速也就四六十。。。),若是在高速公路,那百四五公裡的車速則是非常平常的事。不過泰國人的駕車技術一流,很少發生車禍。不過萬一真的發生車禍的話,那會是很嚴重,因為車速太快了。當時那兩輛卡車駛進十字路口時,車速都非常快,而且紅綠燈已切換至閃紅燈。泰國的交通燈在午夜之後,只會閃爍一盞紅燈或黃燈;即代表當車輛行駛至此時,必須放慢速度,若見其他路線沒有車輛,即可通行。這一措施是方便夜晚行走的車輛,不會因為干等紅燈而浪費時間。

 

 


           由於事發的夜晚在下著雨,路面的可見度有限,雙方行駛快速,就算已到了十字路口,都沒有把車速減慢下來。他們都以為已經深夜了,其他的路線不會有車輛往來。就這樣兩輛大卡車同時闖進了十字路口…當大家發現對方時,已經來不及剎車了!“轟”的一聲巨響,兩輛大卡車狠狠地撞在一起!由於響聲巨大,驚醒了許多民眾,紛紛出來救助。此時的兩輛大卡車已經撞成一團廢鐵,現場一片狼藉,看來這卡車司機必定是在劫難逃了。    

            

 


             救護車很快抵達現場。經過一番搶救,救護人員從第一輛卡車扶出司機,抬上急救床。救護人員為司機檢查了傷勢,之後好奇的說:“他怎麼一點傷都沒有?太神奇了!”話沒說完,受傷的司機很自然地從急救床上下來,脫掉擦得破亂的衣服。這時候,大家都看見司機胸前掛了一尊銅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LP Kambu  2522年的第一期銅牌。

 

 


            而第二輛卡車的毀壞程度比較嚴重,司機被駕駛盤緊緊壓住,動彈不得。救援人員動用機動工具將駕駛盤撐開,才順利把司機拖出來。司機被救出來時,衣服也被拉扯的破亂不堪。但是經過醫護人員的檢查之後,竟然發現此人的身體也是毫發無損,而他的身上也同樣佩戴了一尊佛牌。無獨有偶的是,兩位司機竟然佩戴了一模一樣的佛牌,都是LP Kambu的第一期銅牌。兩位大難不死的司機見彼此都配戴了同一位高僧且又是同一期的佛牌,大家又沒有受傷,深感匪夷所思。彼此除了驚嘆佛牌的威力之外,也非常慶幸,事後他們成了很好的朋友。此奇事頓時在烏汶府廣為流傳,成為一時的佳話。

 

 


            LP Kambu大師所督造的聖物多樣化,除了避險之外上有許多用於人緣方面的聖物,如LP Kambu大師的自身法相佛牌、Parking、坤平、Na Wa Kot(九面富貴佛)、魯士等等,還有辟邪法物有法刀、虎牙、虎皮符通,法杖和法螺等等。然而LP Kambu大師還有一種信眾最渴望得到的至寶,一種可遇不可求的至寶。這至寶乃用一種充滿靈性的動物來鑄造的,而鑄造的法門是使用泰北清邁之古巴的專門法系。LP Kambu年輕時曾在泰北駐住,跟隨一位名師鑽研此法系,並得名師傾囊相授。而此法寶就是“Lu Kho Mea”(貓路過),也即是貓之靈骸。也許有不少人聽過路過,人胎路過,華人俗稱的“鬼仔”就是這種了。目前主要以一些黑衣法師提煉,主要用於鬥法,下降。也有不少心術不正之人利用來滿足自己的欲望所求,不過當中也有不少一時好奇之人請奉。此種路過陰性極強,掌控難度高,反噬危險大,忘各位切勿嘗試!而貓路過則與之截然不同,是一種招財至寶,對於經商做生意還是橫財都有很大的幫助!

 

 

 

             LP Kambu也被稱為貓胎奇僧,其聖物靈驗無比,隨著越來越多人前來向LP Kambu奉請聖物,而此聖物原料又難以多得,後來大師想出了辦法。大師收集了多個貓胎和貓路過後,擇吉日加持後將之磨成粉末,在滲入一些靈驗的聖土經粉等,並置入塑料管內制成符通狀,供信眾佩戴。但後來因為信眾無法很好地分辨哪一條是避險保平安的符通,哪一條是貓路過聖物,而常常佩戴錯誤,和被有心人欺騙。見此,LP Kambu就作出了改變,就是壓制成貓路過法相的聖物,或以銅鑄貓路過的法相,並把貓路過的聖料塞進銅像裡面,再經過特定的加持儀式後,給信眾們恭請。現在最早期符通狀的貓路過聖物價格是很高的,但假的也非常多!望各位小心謹慎!

 

 

 龍婆堪布 LP Kam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