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婆嘩啦/屈啦 LP Wala

 師父簡介: 

 

 

 

 

             當信眾要去龍婆奧巴洗朝拜時,必會必會經過一間大佛寺,此佛寺名為樾菩通 Wat Pho Thong,規模宏大。此佛寺就是泰國鑄造神鷹佛牌及金身的寺廟,而且還是泰國唯一得到皇家御准鑄造神鷹佛像的寺廟。神鷹是泰國的‘國獸’,在沒有特別許可之下是不能擅自鑄造的。

 

 


             泰國是有律法管制縣掛、鑄造和使用神鷹標志,因此鑄造神鷹佛像並不是一般僧侶想要做就可以做的事情,唯獨只有他—曼谷名僧龍婆嘩啦,就特別獲得泰國皇家的御准進行鑄造。龍婆嘩啦也被尊稱為“神鷹大師”,不過信眾們還是較喜歡稱大師為Archan Wala。龍婆嘩啦出生在曼谷的Bang Mum縣,非常靠近龍波奧巴洗的寺廟。出生於佛歷2540年12月7日,父名乃Nan Sam Lam,母名Nan Mam。父親為一宗教團體的長老,在某船運輸公司裡當高級行政人員。因時常須要出國,所以很少和家人團聚;而母親為佛教徒,在家當賢內助,專心撫養教導孩子成人。

 

 


             龍婆嘩啦排行第二,從小龍婆嘩啦已經很懂事,從來不給家人煩躁他的事,且品行兼優。在中學畢業後,就投入社會工作,曾分別擔任公司行政員,售貨員等等,生活還算過得舒適悠閑。到了十八歲時,突然發生了一個大轉變。話說有一天晚上,龍婆嘩啦突然發燒病倒了。龍婆嘩啦不以為意,隨便找了些藥吃了就睡覺,心想明天一早就好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病情不但不見好轉,而且有越來越嚴重的跡像。龍婆嘩啦的母親就感到非常擔心,立刻把龍婆嘩啦送去醫院。可是經過醫生連番的檢查後,卻不能診斷出龍婆嘩啦到底患了甚麼病症。

 

 


             過了一天,龍婆嘩啦已進入昏迷狀態,漸漸不醒人事,而且他的心髒也越來越弱。隔天一早,龍婆嘩啦的母親又憂心仲仲地來探望病重的兒子,心中的憂慮從肅穆的臉色中表露無疑。來到病房,驚見醫生及護士們團團圍在兒子床邊,使用電擊器在龍婆嘩啦的胸口上猛擊,施與急救。就在這緊急關頭時刻,龍婆嘩啦在迷迷糊糊之中可見到一位僧侶來到他的跟前,向龍婆嘩啦說:“我是Paya Majurin Nagaraj也就是Peyanat 龍神。因與你有宿世之緣,所以現身救你脫離險境。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你必須改信封佛教,並出家為僧,負責在數分鐘之內你就會面臨死神的召喚。如果你答應,我馬上護持你脫離一切危急急死亡。”

 

 

 

              龍婆嘩啦心想,他是絕對不會信奉佛教的,因為父親對宗教非常執著。可是心裡卻又以想,若此時不答應,自己將面對死亡,從此再也不能侍奉父母左右了。“萬萬不可!萬萬不可!我想要繼續生存,我要報答父母養育之恩。”他心裡下定了主意,就很自然地舉起雙手合十,向那位僧侶朝拜一下,示意願意遵從他的條件出家為僧。

 

 

 


             結果龍婆嘩啦猶如迴光返照,一下子就回復了意識,睜開眼來。如此情景,連醫生都下了一跳。過後醫生和護士們都很開心,而在病房內的母親更是喜極而泣了!母親一手輕撫著兒子的臉,心裡還是不斷的在打顫,似乎還是驚魂未定。母親對龍婆嘩啦說,當時醫生只打算再多電擊一次,如再不恢復心跳,那就要停止電擊了,代表沒救了。就在那緊急關頭,謝天謝地,龍婆嘩啦竟然奇跡的蘇醒了。結果在當天的下午,龍婆嘩啦就已經能下床進食,晚上就被允許出院回家休養了。過了一段時間,龍婆嘩啦對救命僧侶一事逐漸淡忘,他以為當時的幻想只是一種巧合性的夢境。龍婆嘩啦曾與母親提起過此事,但是在父親面前卻不敢提上半句,怕父親接受不了而而將自己被大訓一頓。如此這般,龍婆嘩啦繼續過著他朝九晚五的生活。當龍婆嘩啦年紀二十歲時,已漸達適合出家的年齡。這段時間,龍婆嘩啦開始常常夢到那位自稱是“龍神”的僧侶。

 

 


             由於倆時常在夢境中見面,大家也逐漸“熟悉”起來了。最後倆的溝通已經達到心靈想通的境界,凡遇上難題,夜晚“龍神”就會出現在夢中為龍婆嘩啦解困。不過由始至終,“龍神”還是不斷提醒,要龍婆嘩啦剃度出家為僧。不過龍婆嘩啦一直采取婉拒的態度。原因有二,其一;龍婆嘩啦對夢境的真確性產生懷疑,第二;是因為家庭的宗教背景,不容許龍婆嘩啦隨意出家。至佛歷2524年,那“龍神”還是頻頻出現在龍婆嘩啦的夢境裡,不斷游說龍婆嘩啦,告訴他已到期限,該說離塵世進入無欲無求的空門修行。更強調那是宿世的因果循環,此生注定必入空門。

'

 


             這個時候,龍婆嘩啦心裡感到非常矛盾,難以做出決定。同年12月份初,龍婆嘩啦夜晚又與“龍神”相會了。今次“龍神”很嚴肅的告訴龍婆嘩啦說,龍婆嘩啦必須盡快剃度為僧,因為這一次可是人命關天啊!原來龍婆嘩啦的父親元壽以盡,將在本月13日逝世,如果龍婆嘩啦馬上舉行剃度儀式將可為父親延長壽命。龍婆嘩啦從夢中驚醒,深感不知所措。經過深深反思後,決定將此訊息傳達與母親,只有母親才能給龍婆嘩啦正確的指引。

 

 


             反之如果將這等事情對別人說,或許別人會誤以為自己走火入魔呢!母親聽了就對龍婆嘩啦分析說:“首先,這是一個靈幻的夢境,其真實性還有待確實;其二是你的父親,他是一位已教的宗教長老,是絕對不會接受的。所以你還是別胡思亂想,一切順其自然吧。”聽了母親的教誨,龍婆嘩啦的心情平復了,又如常地生活。然而與13日,家裡收到了一封電報,電報上通知龍婆嘩啦的父親因心髒暴發而在日本逝世了。家人都感到驚訝,尤其是亞曾瓦拉更倍感悲痛。因為他早已洞悉要發生的事情,卻因為自己沒有行動,最後導致父親逝世,心裡的內疚感比悲傷更甚。此時知悉內情的母親不斷給他安慰及勸解,龍婆嘩啦才慢慢的恢復信心,且認同“龍神”的存在。辦理了父親的身後事後,沒多久那“龍神”又出現了。“龍神”在夢中開示龍婆嘩啦:“人生一切由天來注定,生死有命,此乃世間定律。人生在世短短數十年,必須及時修行以報答父母養育之恩。”此時龍婆嘩啦想通了,他決定出家為僧,但要求緩以數日,帶他安頓好孤苦伶仃的母親。龍婆嘩啦的母親並不反對,她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當然高興自己的兒子可以出家。

 

 

 

             終於與佛歷2528年2月6號剃度出家,授俱足戒與Wat Phothong,由Wat Na Nong的廟主持Phra Latnakawi為戒師,得法名為Phra Wala Puyawalo。第一年龍婆嘩啦住在Wat Phothong,勤練經咒及佛學禪理。第二年的守夏節了一位行苦刑戒律的僧侶,並向他學習禪定法。三個月的守夏節過後,比恩便微得戒師的許可之下,與苦行僧外出學習苦行戒律,體會真正的苦行生活。經過了幾年後,龍婆嘩啦經歷了無數的考驗,強化了自己的毅力。龍婆嘩啦最深刻的體驗,是進入惹拉府與馬來西亞相鄰的一個大山區。這森林非常之大,而且布滿毒蛇猛獸,據說還是老虎出沒之處。一次行走至椰林區,扎營留宿。在做完晚課後,龍婆嘩啦走出自己的帳營,想找一處平坦之地做步行禪。尋找之間,不經覺地走到一山丘處。這時候突然傳來一陣“吱--吱”的悲鳴都赫然聲。龍婆嘩啦循聲望過去,發現一條蟒蛇正緊緊地裹緊一只野猴子。野猴約有普通小孩般的身型大小,不知何故被巨大的蟒蛇所擒。龍婆嘩啦見猴子眼泛淚光,似在求救。龍婆嘩啦見了於心不忍,卻又不知道該如何為野猴脫困。這時蟒蛇已纏的越來越緊,圖把猴子全身的骨頭裹碎,再葫蘆吞棗地把它吞進肚子裡去。龍婆嘩啦心想自己是受戒僧侶,不能貿貿然的像普通人一樣,用木棍擊打蟒蛇助猴子脫險。龍婆嘩啦急中生智,立刻坐下來進入禪定,使用佛家的慈悲法門來感化蟒蛇。

 

 


             龍婆嘩啦先以僧侶的的身份要求蟒蛇行布施要求,以觀想禪定力將訊息輸入蟒蛇的腦裡。龍婆嘩啦強調仇恨易解不宜結,自化解猴子與蟒蛇之間的怨恨,甚至願意獻身換取野猴一命。同時龍婆嘩啦也行使禪定力求“龍神”協助。龍婆嘩啦在進入禪定後,持迴向經給蟒蛇與野猴,慢慢化解彼此之間的宿怨。不一會,果見蟒蛇逐步放松了身體,野猴就趁機掙脫了蟒蛇的糾纏。猴子脫身後,在逃入森林中時回頭望龍婆嘩啦一眼,心中充滿了感激。這時候只剩下龍婆嘩啦和蟒蛇對持。為何龍婆嘩啦不逃呢?龍婆嘩啦曾許諾以自身抵換猴子一命,自然不能夠食言。所以龍婆嘩啦就動也不動地坐在那兒,任由蟒蛇處置。然而那蟒蛇似有靈性般低下頭來伏在地上,向龍婆嘩啦行禮。過後就轉身朝森林爬去。龍婆嘩啦見蟒蛇遠去後,才站起來慢慢回營。這次的經歷,證明龍婆嘩啦擁有深厚的禪定造詣。過了兩三年的苦行歷程,龍婆嘩啦已經被磨練成一位非常有一粒及定力的僧侶。尤其經歷過多次凶險,得悉“龍神”在暗中協助,慢慢與那所謂的“前身”有了更好的默契。倆心靈相通,預見任何凶險之事,“龍神”都會提前告知,最後龍婆嘩啦就變成未蔔先知了。

 

 

 

             一次,龍婆嘩啦回到了Wat Phothong駐住。他的母親每天中午都帶來食物來供養僧侶。剛好當天是十五日,龍婆嘩啦見了母親就提示他明天會中獎。母親心想難得兒子給自己提示,於是就在隔天加注買一對“心水字”,果真中了頭獎。此事一傳開來,親朋威友們都紛紛求見龍婆嘩啦,要他指點迷津。龍婆嘩啦也有求必應,都讓他們發了財,個個生意順逐。龍婆嘩啦的神奇事跡越傳越烈,前來問事的信眾變得越來越多了。直到現在樾菩通每天都很多信眾。有些信眾甚至須等上兩三天,才有緣見到亞曾瓦拉,求他指點迷津。龍婆嘩啦曾說過,他為信眾指點應走之路,幫助他們避免多走冤枉路。而一切犯了因果者,運程滯留不前;助他們化解了這些冤孽後,障凝就沒有了,立可飛黃騰達。得到利益之後再熱心公益,福報自然越積越厚了。

 

 


             龍婆嘩啦很得皇室成員敬仰,凡皇室有舉辦任何慶典,必邀請龍婆嘩啦到場為他們祈福。是緣一次皇室將一張特大的古老藍圖讓亞曾瓦拉過目,希望龍婆嘩啦指點重修古跡之事。然而龍婆嘩啦看了藍圖後,二話不說就在藍圖上畫了幾個大圓圈。皇室成員感到奇怪,於是便問道:“難道就只修茸這幾個的地方嗎?”龍婆嘩啦回答道:“不是,是要你們小心的去挖掘幾個地方,會有所發現的。”這皇室成員聽了之後,心中充滿疑惑,拿了藍圖回去召開會議商討。最後決定擇日動工,而且還根據亞曾瓦拉的指示,先拜祭守護神後在進行挖掘工作。結果龍婆嘩啦所畫的那幾個地點,都挖出了大量的寶藏及古董。此事傳遍整個皇室,龍婆嘩啦就備受皇室的看重並被封為御僧,更賜以高級帕古僧爵。那就是Phra Kru Visiteyakom,獲得特權鑄造“神鷹”佛牌及金身。

 

 


             只要把造型,數量與籌募善款的目的,呈交宗教廳,就可進行鑄造。每次的龍婆嘩啦的聖品鑄造加持後,都被信眾搶奉一空,可見每一期亞曾瓦拉所鑄造的聖品都不馬虎並得信眾的認可。龍婆嘩啦之所以鑄造神鷹佛牌聖品,其實是有一段淵源的。龍婆嘩啦曾朝拜龍波奧巴洗,而龍波奧巴洗曾有“鷹王”之稱,龍婆嘩啦又在龍波奧巴洗的靈柩前,祈求龍波奧巴洗收他為弟子。當夜龍婆嘩啦就在夢中見到龍波奧巴洗,答應收他為弟子,並傳授加持飛鷹的秘笈。之後又夢見了“龍神”,“龍神”告知亞曾瓦拉與:“神鷹”有兄弟的宿世情緣,如果應用“神鷹”的法力,必會更強大及更靈驗。所以龍婆嘩啦就開始對鑄造“神鷹”佛牌情有獨鐘了。

 

 

 

             現在每天都有很多人去迎接龍婆嘩啦知道每一件事情,並能預測未來。龍婆嘩啦只看到每天15人 (每星期三及佛日唔開, 基本上要5am前排隊sosad)。

 

 龍婆嘩啦/屈啦 LP Wa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