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譚該 PT Klai / LP Klai

Wat Suan Kan, Wat Tat Noi

 師父簡介: 

 

 

 

 

                 以前在北馬一帶的婦孺都有一個口頭禪 ,就是去找“金錘”和尚,為福建音,意譯為金嘴或金口。時常有人組團去朝拜金口和尚Porthan Klai,並且帶回來的並不是甚麼佛牌之類的信物,而是一支支罐裝紅色的水。不過聽說此水很神奇,可治邪,醫病。若用來滲水衝涼,甚至可提升運程呢!

 

 

 


             PT Klai小時名達猜(Dat chai)意譯小孩,姓洗念(Sin nin) ,生長在一個務農人家,家裡也做一點小生意。PT Klai出生於佛歷2419年3月24日鼠年,於洛坤府(Nakhon Sitamarat)的尺望縣(An Per Cewang) 。父名乃因,母名喃洗年,PT Klai為老麼,上有一姐名喃聘,嫁一丈夫名乃察,以伐木為生。於十歲時,父親就在家裡教導PT Klai學習泰語文及寫字。當時PT Klai是一個非常乖巧的小孩,且又非常勤學及孝順父母。直到十三歲時,PT Klai已學習了許多泰文,可讀可寫。之後父親又將他送去乃堪的學院,繼學習梵文及一些巴利文經咒等玄學。因為乃堪是以前Wat Chan Di的前主持,還俗之後就開一間小學院,專門教導一些學童。

 

 

 


             佛歷2433年。發生了一宗意外。這可說是PT Klai這一生中最難忘的意外,沒有任何一宗意外 比這次更嚴重的了。當年PT Klai只有十四、五歲,跟他的姐夫乃察去一個叫甲必(Krabi)的州屬進行伐木工作。乃察是一番好意,接獲此伐木工程後,就想帶小叔學習一些伐木的工作經驗。一天下午時分,PT Klai可能是工作得累了,就坐在一棵小樹旁休息。突然間一棵大樹竟臨空壓倒下來。說時遲那時快,倒下來的大樹恰好壓在PT Klai的左腳上。伐木工人此時驚覺有人給樹壓住了,立刻齊心協力把巨大的樹木移開來。經過整個小時的努力,巨大的樹干終於被移開了,可是樹干已將PT Klai的整個腳板給壓得粉碎了。受傷之後,屢經土醫的治療也不見效,就算去醫院治療也不見好轉。眼見經過多方的醫治都不見好轉,PT Klai便只好要求回家療傷。過了一段時期,PT Klai見到整個腳板的腳骨都碎了,心想實在難以痊愈同時其帶來的疼痛是難以言喻的。

 

 

 


             終於PT Klai以其堅定的意志力,作了一個決定。他走去廚房拿一把鋒利的菜刀,將切菜用的砧板放在地上,他鼓起一份非常人所能及的勇氣,瞄准腳跟樹上來三寸之處,揮刀斬了下去。手起刀落,決不含量,腳板立刻應聲斷成兩載。PT Klai嘴裡也不哼一聲,立刻將消毒藥水澆在斷腳處,處理干淨血跡,就若無其事他將傷口包裡起來。家人回來見狀,都嚇了一大跳。父母親立刻將切斷的腳版拿去埋掉。由此一事,可見PT Klai的心志是何等的堅定。

 

 

 


             經過了一年的療養後,PT Klai就去出家在Wat Wang Muang為小沙彌,由廟住持阿曾通教導PT Klai學習梵文的掌握,也提升了不少 兩年後,PT Klai還俗,回家幫忙父母勞作維生。還俗之後,PT Klai就想學一些比較專業的職業。最後他選了一份娛樂事業,去向阿曾通沙拜師,學習皮影話劇。當時當學徒是非常辛苦的,早上要煲水給師父洗腳,傍晚還得去砍材回來做飯給大伙兒吃。當然也少不了搭戲棚及折戲棚等粗重工作。就這樣的從旁看人唱戲與舞動那牛皮人物,半夜時分,自己就試拿著兩支木條在那邊舞動邊學唱。終於有一天,師父發現PT Klai的唱腔很不錯,就開始指點於他。

 

 


             一日有一位老師父退休了,就由波禪代替該上去陣表演。因PT Klai的唱腔非常好聽,所以很受大眾的歡迎。過了一段時日,PT Klai就成為了一位有名的皮影師父,有許多村女非常仰慕他,並希望作他的伴侶。不過PT Klai都一一拒絕了,並表明他還未出家僧報答父母的恩情,所以是不會輕談男女私情的。於佛歷2438年6月30日,PT Klai再一次的出家為沙彌於Wat Chan Di。

 

 

 

             為何PT Klai於19歲之齡,一再出家為沙彌呢?原來PT Klai不可為僧!因為在泰國的南傳僧迦戒律裡,有記載著一條規律,那就是一個人不具卅二相呢?

 

 


             那就是我們身上長有的器官,如:頭發,皮膚,眼,鼻,手指,腳指等總共卅二樣,也即是說要全人才能為僧,就算手指頭短缺一載也都不符合為僧的條件。如果殘缺之人可以為僧的話,所有殘缺人士都爭相授戒為僧,授受大眾的供養,那寺廟豈不變成殘缺院了。而PT Klai整個腳掌都不見了,當然是不可能出家為僧。可是PT Klai誓要成僧的意願,感動了僧團。於是大家決定開一個僧迦大會來表決解決的方法。最後眾僧終於破例的接受PT Klai,不過須有附帶條件,那就是要他在一年裡完成背誦南傳戒律大藏經。

 

 


             泰語稱為“巴提幕”(Pati Mok) ,也稱“僧羯摩”。此大藏經是流轉自古時,每月頭與月中的佛日,集中全寺廟僧侶於大雄寶殿裡,接受戒律大藏經的朗誦儀式。用巴利文法演繹戒律裡的兩百二十七條戒律,供僧侶們聆聽的一個佛教儀式。大藏戒律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熟練者唸誦最少要半個小時,普通的大慨要一個小時才可背誦完畢,而且是在不看書的情形下背誦,你說利害嗎?

 

 

 


             僧伽團開會決定,如果PT Klai能在一年的時間背誦大藏戒律文的話,顯示PT Klai成僧的決心,就可破例讓他授俱足戒為僧。果然PT Klai只花了九個月時間就將大藏戒律經文一自不漏的完全背誦出來。於佛歷2439年7月9日,PT Klai終於可以剃度為僧了。PT Klai當日在Wat Chan Di行剃度禮之後,身穿白莎禮袍與整隊的歡慶樂隊,准備起程去大約十多工裡的Wat Wang Muang出家。以前還沒有道路和汽車,PT Klai得騎著大像慢慢的行走。走了一個夜晚,約凌晨時刻才到達Wat Wang Mua寺廟。當天是7月10日一點中午行授俱足戒大典。於Wat Wang Mua的水上大雄寶殿,由Wat Hat Sung住持,原為尺望縣的僧長柏股凱,康蘇哇奴為戒師 。PT Klai得法名為Phra Klai , Jan Than Su Wan No。

 

 


             為俱足戒僧侶後,首兩年PT Klai於Wat Chan Di過了兩個守夏節,修讀大藏戒律經文及佛經典等。於佛歷2441年PT Klai進洛坤洗城裡的Wat Na Phra Tat ,也就是Wat Mahathat對面的佛寺。此佛寺沒有佛學院,PT Klai就在此佛寺深造佛學禪理。學成兩年後畢業。於佛歷2443年,去跟Wat Sampam阿曾奴,於Suratthani學習禪定法門。

 

 


             三年後PT Klai盡得阿曾奴的真傳。在那三年的時間,PT Klai也為該寺廟建了四尊大佛像與一座橋梁 。之後PT Klai辭別阿曾奴,回去自己出家的寺廟,跟隨自己的戒師,柏股凱繼續學習禪定法門及法術 。柏股凱於當時是一位法術高強的僧侶,時常在鄉村舉行盛會時,使出呼風喚雨的法術,將即將來臨的大風雨,局限於盛會場所的外面,一滴雨都進不來。整個會場滴雨不沾,而外面卻不起大雨,這種景像藯為奇觀。

 

 


             PT Klai能向如此高強法術的高僧學法,憑著一種特殊意志力,於兩年時間內,已將柏古凱的法術盡學。並於兩年後,26歲的PT Klai受委為Wat Suan Kan的住持。因之前的廟住持決定還俗,所以村民就去尋求柏古凱的協助,找一為合適的高僧繼任住持之位。最後柏古凱覺得PT Klai為最合適人選,而村民們也都大表贊同,所以PT Klai就受委成為住持直至圓寂為止。自從PT Klai來接任Wat Suan Kan主持時,簡陋不堪的廟宇就被重新整頓起來。首先建起學校,聘請教師來教書,供鄉村的孩童學習語文。同時也建設佛學院,供僧侶們學習和研究佛學,成功令多位 僧侶考取佛教學位。此外建築大雄寶殿一座,講經大禮堂一座,食堂一座,佛舍數座等。

 

 

 波禪該 PT Klai / LP Klai


             大雄寶殿裡的幾尊大佛像,都是PT Klai親手制作的。PT Klai的僧侶生活裡充滿了建造的概念,一生中建造了許多建設造福後人;諸如建道路不少於三十條,舍利塔十余座,大雄寶殿五座,水壩三座,橋梁不少於十座,以及數不清的大佛像,豎立於各寺廟。甚至連馬來西亞檳城州的一座泰佛寺——Wat Chai Mangkat Raram裡的一座長約一百五十尺的睡佛,都是PT Klai鑄造的。足見PT Klai一生功績如何深大,所以後人稱PT Klai為“建造之父”,真的是實至名歸。

 

 


             而PT Klai又為何被稱為“金口和尚”呢?原來是有一段來歷的。PT Klai一生的僧侶生涯中,顯現了無數的奇跡,每一宗奇跡都讓後人淨淨樂道。話說有一天,PT Klai要乘火車去曼谷接收御封柏古的御扇。當天下午大約五時,就要到前方的火車站。可是PT Klai有殘缺,走起路來很慢,需要利用擔架來抬。那天負責扛抬的徒弟誤聽了時間,所以遲了半小時。一些來送行的村民都非法著急 。PT Klai見狀,就開口說 :“信眾們 大家別著急,如我沒有上到火車上,它是不會走的,大家請放心吧!’’

 

 


             火車一直在鳴笛,就要起程了 。可是奇怪的是,火車笛響了整半句鐘,還是開不走。當PT Klai走到火車站,徒弟將PT Klai扶上火車坐定位子之後,火車才徐徐的開動了。而這趟火車就無緣無故地遲開了整半個小時,連駕火車的機長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到底為甚麼火車之前開不動。信徒們這才體會到PT Klai當時所講過的話,真的是十分靈驗。Wat Suan Kan經年累月,有很多工人進出建造廟堂 。有一天夜裡,僧侶們剛作完晚課,PT Klai是最後一個走下台階的僧侶。閑來無事的他剛好周圍走走巡視廟務 。來到工人的食堂處,見有兩個工人從外面帶回來了一些食品及幾瓶的飲料,PT Klai突然向那兩個工人問道:“那瓶子裡面的是什麼東西?”兩個工人被突而其來的問題嚇得一窒,慌忙地答道:“那…那是糖水…”。其實兩個工人在說謊,瓶子裡裝的是白酒 。在廟裡禁酒,當然不敢對PT Klai說老實話了。

 

 

 

             PT Klai也不疑有他的說 :“噢!是糖水。噢,糖水。”那兩個工人見瞞過了PT Klai,就急忙把白酒藏好。至深夜時,吃過了晚飯,幾個工人就圍在一起,想起了白酒。那兩個工人就把它提出來,讓大家一起分享。每一個人都准備好了杯子,准備好好暢飲一番。當大家把酒往嘴裡一送,不到一秒鐘,所謂的美酒立刻噴口而出。

 

 


             咦!大家都奇怪了,明明兩人買的是酒, 現在怎麼變成糖水來呢?那負責買酒的兩個工人更百思不得其解,愣住了。因為剛才兩人在買酒的時候,已偷偷喝了一些。明明是酒,怎麼可能是糖水呢?這是其中一個工人若有所思,想起遇見PT Klai的時候,PT Klai就說了一句話:“噢!是糖水噢”PT Klai在後面加了一句語音很重的“糖水”;這時大家才警覺,是不是PT Klai在懲罰大伙兒呢!大家越想越心驚,紛紛跪下來朝PT Klai的佛舍朝拜,以示懺悔。

 

 

 

 

            曾經有一次,PT Klai去幫一間舊廟建造大雄寶殿,此廟的下方有一條河流。一天工人來跟PT Klai說,沙石已用完了。PT Klai就向工人說,用完了不打緊,再過兩天就會有天神護法將沙石運來 。工人聽後覺得莫名其妙,以為PT Klai他的玩笑,就不以為意的走回工地處休息。這時突然間下起大風大雨 。這場風暴足足特續了兩天的時間。當雨一停頓時,大家正忙著收拾殘局之際,突然有人發現廟前無端端出現了整座山高的沙石,足夠供建築整個大雄寶殿之用。

 

 

 


             一次PT Klai建造舍利塔時,發現界線之處的一旁有一棵大樹。工人於是征詢波禪的意見,看是否該把大樹給砍了,怕以後倒下來時會壓倒舍利塔。PT Klai就說:“先不必砍它,現在建造舍利塔時可以用來遮陰及乘涼。等舍利塔建好後,我自有定奪。”過了數個月,舍利塔已建竣。PT Klai就叫徒弟拿來了半杯清水。PT Klai當時就坐在舍利塔旁的一個小木柵裡。眼看PT Klai將清水捧在胸前,對著那棵大樹唸著經文加持著。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卡拉的一聲,整個水杯斷成兩截。斷裂的位置,剛好是在水滿之處,而斷開的一截就是一個小圓圈。說時遲那時快,同時又聽見轟轟隆隆聲的巨響,原來大樹已斷成了數載,倒在地上。村民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景嚇得目瞪口呆。

 

 

 


             當大家回過神來時,有人靈機一觸的說:“樹倒下來斷六載,杯子上方斷了掉下來為0,杯子為9。”結果當天在場的信眾都下了注,傍晚果然開正頭獎,很多村民都因此而中了一點小財。關於橫財,有人稱呼PT Klai為財神爺呢!因為PT Klai說話、 講經或賜福時都會語帶玄機,善信們要自己去推敲。如果PT Klai講某某人會發達,果然不久之後,該人一定會飛黃騰達。善信們很喜歡前來膜拜PT Klai祈福,希望PT Klai賜與發達之類的吉祥語。所以每天都有不少的信眾來自四面八方蜂擁而至,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信眾也不在少數。不過PT Klai很少會對信眾講這一類的吉祥語,或許是這些信眾的福份還未到吧。

 

 

 

 

             有很多事實可以證明PT Klai的金口不是浪得虛名的 ,只要經過PT Klai親口講出來,不久後就可成真,PT Klai的口是多麼的靈驗啊!當信眾要進入樾算刊去拜訪PT Klai時,可見到廟前的兩旁設有很多小攤子,攤面上擺的都是一瓶瓶的紅水,到底葫蘆裡買甚麼藥呢? 原來這些都是用PT Klai吃過的檳榔渣所泡出來的水,這些紅色水有何作用呢? 據說千萬不可小看這些不起眼的紅水,它可有無數的聖跡呢! 據說喝了可以驅走身上的邪靈,也可醫治一些奇難雜症。用來滲水衝涼,據還可以轉好運放在家裡,可保家境平安,且有防賊,防火災等功能。

 

 


             曾經有信徒拿了一條白手帕,讓PT Klai吐了一口的檳榔汁,沾在手帕上,過後此信徒很虔誠的把手帕帶回家供養在神台上,信徒住在一個木屋區,一晚突然發生了火災,大火能熊的燒起來 ,得到風的助勢,眼見整個村莊就要給燒個清光了,村民們紛紛不顧一切地救火,直至凌晨時分,才成功將火勢撲滅,火災的現場一片狼藉,幾乎整個村莊付諸一炬,唯獨有一間木屋,只是受了“輕傷”;該木屋的外墻只被熏黑,其他都完好無缺。整間大屋完好無損的豎立在災場上,災民們不禁議論紛紛,估計這木屋的主人會有何寶物,竟可使大火不侵。屋主之後解密,原來他家禮正供奉了PT Klai的手帕。自此事件後,PT Klai的檳榔渣一下子身價百倍,善信們都把它視為塊寶。

 

 

 

             PT Klai在生時,備受善信們敬仰。於佛歷2510年,PT Klai去曼谷,Wat Krusadeliyanan慶祝一百周年紀念時,泰國當今九世皇就曾親自覲見朝拜PT Klai,得PT Klai贈言幾句,以將國家治理得國泰民安。於佛歷2505年,乃各拉(Krai)是尺望縣的村長兼大地主,奉獻四十英畝的土地給PT Klai建廟。PT Klai就建了一座大舍利塔,其模式與Wat Mahathat的舍利塔一模一樣。不過比Wat Mahathat的舍利塔小一半有多,24米闊,70米高。建造此舍利塔的委員會主席,是素有鐵皮神探之稱的坤潘他拉叻則滴。坤潘當時出錢出力的幫助建造此舍利塔,可惜在建築工程完成了一半之際,於佛歷2513年12月5日,半夜23:05分,PT Klai就在該舍利塔的下的禮堂圓寂了。當時PT Klai還差一個月就足96歲,享有腊戒74年,一代聖僧就此沉寂了。

 

 


             現在PT Klai的聖體就供奉在Wat Tat Noi舍利塔裡,供來自各方的善信贍仰及膜拜,讓PT Klai顯聖護佑各界善信。PT Klai於佛歷2498年才鑄造第一期的佛牌。第一期有鑄造橢圓形的銅牌及復古形的小金身,這兩種佛牌現在在市場上最為搶手,價格可超十萬泰銖,而且還沒有這麼容易可收藏到呢!

 

 波禪該 PT Klai / LP Kl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