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婆甘盤  LP Kampan

Wat That Maha Chai

 師父簡介: 

 

 

 

 

 
            LP Kampan出生於佛歷2458年1月10日,於納坤巴濃的一個名叫那各(Nakeat)的鄉村里。父親名乃吉,母親名喃朗,姓氏為“洗素翁”(Sisuwong)。LP Kampan下有一名妹妹。
在LP Kampan五歲時,父親就逝世了,母親之後改嫁了給乃賢。LP Kampan也認了乃賢為義父。隨後母親為乃賢生育了數位兒女。義父對LP Kampan兄妹倆視如己出,悉心照顧,一有空時就教他們讀書識字。
 
 
 


            LP Kampan自小就是一位勤學的孩子,空閑之時就幫義父照顧果樹,收成時也幫忙把水果運到市場上售賣。LP Kampan從小就好靜,不太愛說話,喜歡閱讀佛經之類的書籍,也聽佛經。
到了年滿20歲時,像大多數的青年人一樣,準備出家以完成孝敬父母之意,希望在還沒有成家之前出家剃度為僧,這是最理想的選擇。其一、可表示孝敬父母,報答養育之恩情;二、可以從出家之中學習到許多佛家知道,在還俗之後,將之用於發展事業和對社會做出貢獻;三、是守戒律,凡事都以佛家思想為基礎,放棄執著保持慈悲的心懷。
 
 
 
 

            LP Kampan這一次出家授俱戒了四年,於二十四歲時,義父逝世,留下了重擔給母親擔當。LP Kampan覺得很過意不去,於決定還俗回家幫助母親重整家業。
經過了數年的整頓之後,慢慢的將職權交托與弟妹們。其實LP Kampan還是對僧侶的生活非常懷念,決定再次向母親要求讓他重回空門。母親聆聽了他的心聲後,非常高興的答應了。
 
 
 

            於2488年4月17日。再次授俱足戒為僧,當年師父年方30歲,出家於Wat Pho Chai,Phra Narakhon為戒師,並得法名為“柏甘盤.柯薩般喲”(Phar Kam Pam Khosapamjo)。自從LP Kampan出家之後,就勤修佛學經文。經過了兩年的苦修,LP Kampan開始對禪定法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最終辭別了廟住持,展開他的苦行戒律之旅。來到了烏汶府。在這裡他有幸遇見了多位名師高僧,尤其是遇上了一位禪定宗師,由他指點了不少的禪定要訣。

 

 

 

            此位名師正是龍婆曼的師父—龍婆少。從此也認識了一位龍婆少的徒弟,名為LP Kinali,也是當代的一位禪定宗師。跟隨LP Kinali一段時期後,LP Kampan的禪定修為更上一層樓。此後LP Kampan就辭別了LP Kinali,繼續走進深山裡修苦行戒。有一次,他進入了一座大森林,有幸遇見了一位住在山洞裡的白衣修行者。當時LP Kampan普走入森林,不巧遇上一只大老虎。猛虎當前,LP Kampan不敢再往前走。正在進退兩難之際,一穿白衣的老者突然現身;只見老者向猛虎點了點頭,猛虎就立即退回森林深處去了。

 
 
 

            白衣老者走向LP Kampan,竟行了一個跪拜禮。LP Kampan受寵若驚,立即向錢把老者扶起來。原來老者是這森林的守護者,住在山崖上修行,知道LP Kampan是一位得道高僧,所以在遇上危險之際,身為當地的守護者,必然要挺身相助。
所以白衣老者認為LP Kampan必須學習呼喚守護神的法門,也被稱為“喚靈術”.而這種“喚靈術”. 是需要運用高深的禪定力方能行使。白衣老者立即把這難得的法術傾囊相授,以便日後LP Kampan在修苦行遇上危險時可以化險為夷。
 
 
 
 

            經過了多年的苦行及尋訪名師,LP Kampan的禪定造旨已經非常高深,達到宿世通的境界,既能知悉過去和未來,甚至知道前幾世的經歷。
LP Kampan的前幾世均是僧侶,生在泰國及寮國這兩個國度,均投胎在湄公河河域。這跟LP Kampan的身世有一定的淵源。譬如其中一世,LP Kampan為僧時養了一只馬。每日早上LP Kampan就騎馬到數幾公裡外的鄉村化緣。
 
 
 

            接下來的一世,此馬就投胎為他的女兒,這一世的LP Kampan在還沒有出家前僧在家室。直到這一世,這宿世緣還沒有完結,前世的“女兒”有化身為一名近身隨從,專門駕車載送LP Kampan,他的名字叫乃汶。
LP Kampan雖然知道此宿世緣,不過不便說出來。有一次LP Kampan以他心通預知與他有宿世緣乃汶身處困境。原來乃汶必須裝修其住家,且要趕在女兒出嫁之前完成。乃汶正在為裝修的費用發愁,當LP Kampan預知此事後,就決定幫助乃汶度過次難關。於第二天早上,他就召見了乃汶。
 
 
 


            LP Kampan從袋子裡拿出了一個小布帶,交給了乃汶。乃汶好奇的打開一看,發現裡面裝了一枚金制的“柏各令”(Phra Kring)藥師佛。這一期的佛像制造的不多,而且是LP Kampan最喜愛的,編號為九號。
不過為了幫助乃汶,他只好割愛贈送給乃汶。他吩咐乃汶拿去給州內的一位富商看看,相信他會出一個理想的價碼。結果乃汶就依照LP Kampan的吩咐找了富商。結果富商真的以十二萬銖的高價奉請該佛像。這個數目正符合乃汶所缺的裝修費用。乃汶對LP Kampan的協助感動萬分,所以終身護持LP Kampan,直到LP Kampan圓寂為止。
 
 
 


            LP Kampan的禪定造旨高深,是修行來的。每位僧侶的禪定功力都是要經過修行,加上前世的累積功德,有功德者快,無功德者則需時較長。當修行至一定的程度時,自有各自的領悟。
首先將會跟靈界的靈體,靈魂和神仙們溝通。在那凡人看不見的靈界裡,也有靈界信眾,他們也會朝拜佛祖及僧侶,就好像我們人的世界一樣。我們凡人是看不見的,只有修行的僧侶才可感覺到他們的存在。所以僧侶在作完晚課之後,就吟誦回向經咒於他們,望他們得到解脫,或去投胎,或登上更好的果位。
 
 
 
 
 
            曾經有一次,LP Kampan苦行至一山區時,當時已入黃昏,於是在樹下吊起傘帳,准備在山裡過一夜。LP Kampan作完夜課後,准備進行禪定,卻隱約間見到五位作女尼打扮的信徒站在帳外。LP Kampan立即使用天眼通一看,知道他們都是靈體。問明來因,原來是要LP Kampan向他們講述佛經及回向。如此的際遇,LP Kampan不知經歷多少回,所以每逢晚課後,他必吟誦回向經與這些凡人看不見的靈體,以助於他們得於超脫輪回。
 
 
 


            LP Kampan除了進入山林修苦行之外,每逢守夏節,他還會選擇較偏僻的小寺廟駐住。曾經有一年LP Kampan進駐一座建在山頂的寺廟,守夏三個月。當時廟裡有六位僧侶,三位老僧和三位年輕的僧侶包括了LP Kampan。此寺廟離最近的村莊就有四,五公裡之遙。
每天清晨,他們得到那村莊行托錛布施,除了路途遙遠之外,山路又不平坦。因此托錛化緣這粗重的工作就由LP Kampan及兩位年輕的僧侶擔當起來了。
 
 
 


            每天一早,LP Kampan必先要另兩位僧侶先下山,他隨後再跟來。那兩位僧侶從前門外出,而LP Kampan卻從後門走下山。
過了一個小時後,兩位僧侶托錛而歸來,將得來的食物放在一個鐵盆裡,一般只的半盆而已。然而過了十分鐘,LP Kampan也回來了,他又將食物放在另一個鐵盆裡,卻是滿滿的。兩位僧侶看了一看,發現LP Kampan托錛得來的食物包裝比較先進,一般在城市才會有的包裝;打從那時起,就開始流傳LP Kampan身負神行的神通了。
 
 
 
 

            曾經有一年,LP Kampan在泰寮邊境的一個村莊過守節。這些邊境地區大多駐有士兵,LP Kampan初來到步,當然是人生地不熟。
有一天清晨,LP Kampan使用神行功來到了一處山林,那原來是一個村莊的入口處。LP Kampan走進了一條小徑,小徑兩旁長滿了香蕉樹。LP Kampan慢慢的向前走,大約走了十多二十步,突然響起一陣機關槍的掃射聲。機關槍掃射過後,路旁的香蕉樹全都給射得亂七八糟,倒塌滿地。士兵開槍掃射後,即蜂佣貼近目票處一看,現場只見有一個人站著,細看一下原來是一位僧侶。士兵們都被嚇了一跳。由於當時非常早,光線還是依稀迷蒙。原來士兵們一早接到了線報,稱將會有敵軍來窿,所以他們必須二十四小時戒備。
 
 
 


            清晨時士兵們聽到了山林中發出翼聲,以為敵軍出現了,所以就開槍掃射。此時驚見來者竟然是只是一位僧侶,而且經歷了亂槍掃射之後,身上卻一點槍傷都沒有。大家立刻察覺LP Kampan絕非滔滔之輩,紛紛向他跪拜請求原諒。
LP Kampan一臉笑容地說道:“你們都是為了國家而盡忠職守,所謂不知者不罪,大家可放心”。說著,從僧袋裡拿出了一只清水,加持一番後,就往士兵們的身上灑去。結果一團的士兵成為了一支百戰百勝的兵團,也造成日後許多士兵都奉LP Kampan為他們心目中的守護神。因此LP Kampan的寺廟一般都會有很多士兵駐守的。LP Kampan制造的佛牌當然也很受阿兵哥的歡迎,尤其是納坤巴濃調派至南疆的士兵,十之八九都佩戴了LP Kampan的佛牌或護身塔固或符筒。
 
 
 
 
 
            LP Kampan在禪定之時常游走龍宮。據說此事是由一位LP Kampan的近身徒弟所述說的。這位僧侶名為Phra Pam Yo,年輕時向LP Kampan學習禪定。兩年之後,Phra Pam Yo的禪定功力大有進步。於一個守夏節時期,Phra Pam Yo好奇地問起LP Kampan對廊開府每年出夏節都會有龍吐珠現像的看法。LP Kampan笑了一笑的,反問Phra Pam Yo道:“你可相信有龍嗎?”Phra Pam Yo不暇思索地回答說:“不相信!”。LP Kampan聽了就站起來 ,站到了Phra Pam Yo的身後,吩咐Phra Pam Yo進入禪定境界。不知過了多久,LP Kampan就說:“你可以睜開眼睛了。”Phra Pam Yo慢慢將眼睛睜開一看,立即被嚇得嘴巴也合不起來了。眼前所見,竟然是一座富麗堂皇得難以想像的宮殿。此時LP Kampan說:“這就是海龍王的皇宮了。”
 
 
 


            宮殿內有許多作人身打扮的隨從,可是就是不見海龍皇。LP Kampan就說:“海龍皇已上了天庭,與佛陀守夏節,待出夏節的那一天歸來吐龍珠。”Phra Pam Yo聽了感到非常感動,深感宇宙之間充滿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必須擁有高深的禪定造旨,方可深入探討此境界。
“參觀”過龍宮之後LP Kampan把Phra Pam Yo“帶回”現實世界。LP Kampan嚴正的屬咐Phra Pam Yo道:“請別將此事件告訴別人,否則別人會以為你是瘋子呢!”經歷此事之後,Phra Pam Yo就奮發圖強,勤修禪定法門,造就他日後成為了一代禪定宗師。
 
 
 


            關於LP Kampan“龍”的淵源,還有許多實例。曾經有一次,LP Kampan想要乘塔一只舢舨渡河到寮國去。當時小舢舨上已有數位塔客,見LP Kampan乘舟,都非常有禮貌的讓LP Kampan坐在上座。
 
 
 


            當小舢舨行至河中央時,突然刮起一陣大風;小舢板經不起大風的吹攀,差一點就要翻覆過來。此時河中缺升起一團黑煙像手掌狀,又像“龍”的黑影,團團卷護著小舢舨。待大風停下來之後,黑影才逐漸散去。雖然大家都安然無膏的逃過一劫,卻都已被嚇得魂不附體。
這時候LP Kampan雙手合什,吟誦了一段經咒,若無其事的吩咐船夫繼續開船。當時大家才如夢初醒,知道是LP Kampan使喚龍王到來協助解危。
 
 
 
 
 
            佛歷2494年,LP Kampan來到了一座山林,准備在那裡扎營過一夜。傘帳甫吊起不久,就括起了一陣強風。LP Kampan卻氣定神閑地進入傘帳修持禪定。過了一會兒,有一白影跪在其傘帳前。LP Kampan立即問明白影的來意;原來這白影就是山神,要求LP Kampan駐住此山。近來山內出現了一條七頭柏雅納神龍,經常四處搗亂,無人能降得住。山神得悉LP Kampan與柏雅納有淵源,於是請求LP Kampan把神龍降服。結果LP Kampan答應了山神,且在降服了七頭神龍之後,還帶領了許多人移居到這裡,並命名為般瑪哈差(Baan Mahachai)。
 
 
 


            LP Kampan在降服神龍的地點建起一座舍利塔,讓神龍長駐守在舍利塔。之後LP Kampan把該地段發展成寺廟,命名為Wat That Maha Chai。從此之後,LP Kampan就逐漸減少出門苦修行戒律,專著發展廟務,先後增建了大雄寶殿及講經堂等設施。
經過多年的建設後,LP Kampan已將寺廟建的非常宏偉,可是此時廟裡的舍利塔出現了裂痕。當消息傳至九世皇耳中,九世皇就馬上命令御寺工匠為佛塔進行第二次礦建。
 
 
 


            御匠們來到佛塔前,准備量度佛塔的構造,卻發現有七條大蛇圍繞著佛塔不願離去。眾御匠無奈,只有停下來向LP Kampan通報。LP Kampan立即拿了七支香,在 佛塔前吟誦了經咒,把香插在地上,不一會兒七條大蛇就爬進山林裡去了。
LP Kampan解說道:“他們是護持佛塔的七頭神龍的化身,永遠的護持此舍利塔。”如今LP Kampan向他們表達了修佛塔意願,他們即暫時退位,至佛塔修建完畢後在值守護之職。
 
 
 


            佛塔第二重建工程完成後,泰國九世皇及皇後於佛歷2518年5月25日親自將佛陀舍利子安奉在佛塔上,兼且親自主持奉塔儀式,並繞塔三圈為儀式之重點禮儀。
此佛舍利塔呈八角形,闊32咪、高16咪,全座舍利塔為白色兼金色邊線,非常雄偉壯觀。每年逢佛塔之節,泰國九世皇必御賜聖品供奉佛塔,同時也備上供品供養七條龍蛇。據說至今那七條龍蛇每天都神出鬼沒的出現在佛塔梯皆上或佛塔旁,然而大家都任由他們活動,而不去傷害他們。
 
 
 


            初LP Kampan建廟初期,跟來了一群寮境的居民,寄住在LP Kampan所建的小村莊裡。每晚他們必來探望LP Kampan。有一天夜晚,有一群人帶來一個病人,這病人是一個中年漢,染了重病,且早已尋遍名醫,但均對病情束手無策。這一下是聽聞了“龍僧”的名號,前來誠求此僧侶治療。
LP Kampan看了病人之後,診斷此人得了血毒病症,也即是現代人所說的血癌。LP Kampan說:“想要救他,只有換血一法!”
 
 
 
 

            可惜當時醫療設備落後,沒有所謂的換血法。LP Kampan心想,此症實在難醫,除非只有天降奇跡方可得救。於是LP Kampan便誦經持咒,希望借助天龍之力為病人治病。
過了一會兒,現場圍觀的一個寮國中年漢突然臉現紅筋,雙手十指像虎爪一樣大張開來,雙眼大睜瞪著LP Kampan。LP Kampan一看就知道是此人被神龍附身(亂童),於是拿起經水往神龍亂童身上潑去,亂童立即就靜了下來。
 
 
 


            接著LP Kampan提起一支蠟燭,在亂童的喉部畫了一道符。隨即亂童就發出“呼!呼!”的聲音。原來LP Kampan是為亂童開金口,以便能互相交談溝通。LP Kampan問起神龍因何附身亂童?神龍說出原因,原來他是LP Kampan的召喚而來的,且願聽從LP Kampan的差遣。
於是LP Kampan就要神龍亂童為中年病人醫治血毒症。神龍亂童轉頭望了病人一下,逐吩咐人准備一杯清水。
 
 
 
 
 
            神龍亂童向清水吟了一陣咒語,叫病人喝下。之後在病人背後畫上了一道符,雙手壓在病人背上。神龍亂童突然大力地吸氣,莊似非常辛苦。不一會,神龍亂童拿來LP Kampan的痰罐嘴中吐出一大口一大口青黃色的淤血來。在場圍觀的人都被神龍亂童的舉動弄糊塗了,怎麼醫人會醫到吐血呢?
 
 
 


            大吐一輪之後,神龍亂童就說:“醫好了!”LP Kampan也不明就裡,於是問道:“神龍,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會醫到你吐血呢?”神龍亂童回答說:“我已將他身上的血毒吸走,在通過我的身體吐出來。現在他身上的毒血已被清除,沒病了!”
 
 
 


            可是病人被施法後,就一直躺在床上,沒什麼動靜,眾人心裡都在著急。過了一會,LP Kampan見病人還沒醒過來,就用經水向病人身上灑去。病人身體觸及經水,馬上跳了起來。醒過來之後,本來病重的他看來已精神百倍,與之前相比判若兩人。得知LP Kampan及神龍亂童出手相救,他馬上向LP Kampan及神龍亂童叩謝。
 



            自從得到神龍亂童的協助,LP Kampan成功幫助不少村民消災解難。神龍亂童依舊使用“吸病”的方法治好了無數的病人,甚至遇上腎結石或膽結石的病人,神龍亂童也照吸無誤,吐出來的結石,少者一顆,多者可達十余至數十顆。從初期的一位亂童增加到後期的七位神龍亂童。但是經過多年後,一些亂童因老逝世,一些又告老還鄉,亂童的數目就越來越少了。加上沒有合適的接班人,慢慢的神龍亂童救世的聖號就停止了,非常可惜。
 
 
 


            於佛歷2546年中,LP Kampan也因年老體弱,進出醫院無數次更曾乘塔專機到曼谷的醫院留院。當LP Kampan感覺病情轉暖之後,就要求信徒把他接回寺廟修養。於4月11日,LP Kampan回到樾塔瑪哈猜。於同月16日護士發現LP Kampan發高燒,每隔一個小時必須用冷水替LP Kampan抹身,以降低身體的高溫。
 
 
 
 

            過了數天,情況變得很不樂觀,醫生們也觸手無策了。於佛歷2546年11月24日,星期一凌晨1時59分,師父圓寂於樾塔瑪哈猜,享年88歲。師父圓寂時,臉上尚帶著祥和的笑容。當眾信徒們獲知師父圓寂後,都感到非常的悲傷。這位一生救人無數的慈祥高僧,就此沉寂了。信眾雖然依依不捨,但是亦希望師父可永昇蓮界。
 
 
 
 

            據聞在泰國有史以來,在多位龍婆高僧之中,只有三位大師能徒手隔空變出舍利子!當中有一位是大家熟悉的周冠羅,而LP Kampan亦是其中一位,加上師父神通了得,儘管於佛歷2546年圓寂,但泰國人亦認為師父已果達至阿羅漢境界,仍為信眾們加持信物。所以仍存明顯效果。
 
 
 
 
 
 
龍婆甘盤 LP Kam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