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贊多 Somdej Toh / Archan Toh

Wat Rakhang, Wat Bangkunprom
 

師父簡介: 

 

 

 

             阿贊多在佛歷2331年4月17日星期四,出身於Ayutthaya(大城府)的一個小村莊裡。母親名叫Yehgeu,其父親相傳是皇室族人,因某種原因不能相認,但阿贊多本身流有皇族的血統,大師出生後大師的父親便因戰亂與母子失散,往後大師便由母親所養育。自小成長在普通老百姓的家庭。家住大城府它容縣改郡村。母親叫給,家住武德的而裡府它依村。在大師出生後,大師母親便帶大師到屈班林吐半佛寺給龍婆攪大師祝福,龍婆攪大師將大師抱起,便說大師是一個與佛有緣的人,而且很聰明,將來必定成為大智慧者及有權力的人。

 

 

 

             阿贊多自小由母親撫養,還是抱在懷中的時候,就再一次搬家到大城府的昂通縣差喲村。5,6歲那年,大師家再一次搬遷到曼谷的綁坤彭諾村。7歲時大師便在Yintanaveiham跟隨著LP Ron學習佛理和佛法。阿贊多的悟性亦比常人高,所以年紀很小已受到很多人尊重。這個時候的大師還並沒有成為沙彌也沒有出家,只是在廟裡讀書。

 

 

 


             當阿贊多17歲的時候,其啟蒙師父LP Ron自知他才思敏捷,是塊不可多得的好材料,自己已經傳授不了什麼本事給他了,又怕耽誤他的前程。於是就把阿贊多引薦到Wat Rakhang跟隨LP Na(龍婆那大師當時就是泰國的十位崇迪高僧之一, 跟2500時代的LP Nak不是同一位=)學習, 也是阿贊多的第二位師父,LP Na的佛理、佛法在當時都是非常有名的。在阿贊多來臨的前一個晚上,LP Na做了個很奇妙的夢:他夢到有一頭白像半夜闖到他的書房把他的書全部啃得一干二淨。

 

 

 

             早上起來,大師非常高興。他知道這是個非常吉祥的夢。因為在泰國白像是非常神聖的動物,並且還沒到年齡正式出家成為僧侶前的小沙彌叫做“Na”,就是身穿白衣的。所以LP Na認為一定有一位博學多才,喜歡讀書的小沙彌會前來這裡。LP Na在雲游前囑咐廟裡負責起居的長老說:“如果有人要交付一位沙彌在這裡學習,就幫我收留他好了。”剛好中午時分阿贊多就來到了廟裡了。LP Na雲游回來後見到阿贊多非常高興,親自給他進行了剃度儀式,成為一名正式的沙彌。其後阿贊多便在廟裡跟隨LP Na進行了兩年多的修行。在這兩年多裡,大師學習比以前更孜孜不倦,常常看書到半夜,在修行修法及經文經法方面更上一層樓。在當時對於他那個年齡,確實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有一次阿贊多准備回去探望LP Ron,在乘船途中,有一鱷魚竟在船頭跳上,而阿贊多剛好坐在船頭位置,船上眾人都見鱷魚張大口,像要咬向大師,大師便誦念起佛經來,突然鱷魚像動彈不得,掛在船頭上不上不落,口也是在張大,頭部也沒有動作。一會阿贊多停止誦念佛經,鱷魚便退回水裡去了。眾人見大師只是一位小和尚,就已經佛法高深,將來必定是一位聖僧,便一起向大師頂禮。

 

 

 

             由於阿贊多名聲在外,所以很多人都絡繹不絕去廟裡請大師去講經。大師的修行事跡隨後被曼谷王朝拉瑪二世,我們俗稱的“二世皇”得知。因為二世皇本人也是博覽全書,精通巴梵文、印度文,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佛法、佛理更是知曉。在王宮裡二世皇也經常會召見一些高僧來進行佛法辯論,很多高僧都不是二世皇的對手,常常被他辯駁的無言以對。二世皇也自持自己學問淵博,無人能及,到處想找些高僧來與他進行佛理辯論。當他聽說了阿贊多的事情以後,他覺得不可思議,有點半信半疑。於是他便召見阿贊多,要他來王宮說法。

 

 

 

             剛開始二世皇想挫挫阿贊多的銳氣,在准備給阿贊多講經的酬金裡只放了一薩當(相當於我們現在的一分錢,以前僧侶在講經後,一般會付少量的酬金,以示感謝,也可當做路費、盤纏)然而在聽了阿贊多對佛法的闡敘後,由淺至深,由簡至繁,以前一些積蓄在心裡的問題都不思而解了。這一下二世皇對阿贊多佩服的五體投地,馬上把酬金加到50銖,並且賜給阿贊多一條小木船,以方便以後經常來宮中說法講經(當時交通不像現在這麼便利,沒有汽車,公路,由於大王宮和Wat Rakhang都在湄南河畔,所以以劃船最為方便)。

 

 


             到了佛歷2351年,也就是阿贊多20歲那年,LP Na又將阿贊多引薦到另一位大師那裡。這一位大師更加非比尋常,他就是當時鼎鼎有名的僧王-崇迪桑卡拉素開通。桑卡拉通的廟也在曼谷,就是著名的Wat Mahathat。在這裡二世皇親自為阿贊多舉行了剃度儀式,從此以後大師就成為一名正式身穿黃袍袈裟的僧侶了。

 

 


             在Wat Mahathat,阿贊多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高僧和書籍,這為大師的學習又提供了更好的環境。大師常常在空閑之余,幫僧王翻譯各種佛理文獻資料。連僧王桑卡拉通都感嘆到:我並沒有教授阿贊多什麼,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孜孜不倦學習而來的,我所給予他的遠遠不及他所回報給寺廟裡的多。

 

 

 

             當曼谷王朝拉瑪三世當政之時,三室皇已早有耳聞阿贊多的博覽多才,於是他冊封阿贊多為Chao Pho Khun Phra Tay(意思是僧侶之中的資深長老,一般管轄範圍為全國範圍)。但阿贊多並沒有去領取這個職務,而是采取回避的方法,雲游各地,過著西瓦裡苦行僧的修行生活(這種苦行僧,赤腳化緣,一日一餐,全素,不沾金錢,權勢,以艱難的修行方式來增加自己的修為)。而且使用法術改變容貌,讓尋找的人認不出他來。這期間他雲游幾十年,足跡遍布全國各地,凡是他所到過的地方,當地都會有流傳他的故事。Wat Rakhang崇迪佛牌也就是這個時間段流落在各地的。

 

 

 


             在佛歷2395年,也就是阿贊多64歲的時候,他已經身體不適宜雲游,於是又回到Wat Rakhang。這時候拉瑪四世找到他,並再一次冊封。這次他沒有拒絕,而是領取了這個職務。四世皇問道:“為什麼三世皇”冊封你的時候,你沒有接受,而是采取回避?”阿贊多說:“因為那個時候,他只是主宰地面的國王,而現在您是主宰地面和天空的國王。所以我無路可逃了!”在同年阿贊多又被冊封為Wat Rakhang的主持長老。

 

 

 

             在佛教儀式中,無論大小,僧侶們都會攜帶一把經傘“Tara Phra”。在舉行誦經儀式時須先將此經傘舉起於面前,才開始念誦經文祈福。有一次阿贊多准備去玉佛寺舉行祈福法會,由於平時那裡的船夫都認識阿贊多,都不收船費的,而當天的船夫因為來自外地不認識阿贊多,所以下船時向阿贊多收取船費。阿贊多知道船夫生活清苦,就不多想將御封的經傘給了船夫。船夫嚇了一大跳,不敢結果經傘,但最後在阿贊多的堅持下,船夫只好戰戰赫赫地接過經傘。

 

 

 

             下船後阿贊多就前往玉佛寺了,走到門口侍衛們好奇怎麼打算今天沒帶經傘過來,難道是一時忘記了?於是就上前輕聲詢問,而阿贊多吧剛才沒錢付船費的事情告訴了侍衛,侍衛聽了嚇得直冒冷汗。因為那把經傘是泰皇御封崇迪是給的經傘,鑲滿寶石,手柄是像牙雕琢而成(取自自然死亡的大像,非常難得,絕不是人為屠殺),價值難以估計。於是向泰皇請示後,馬上將經傘找回。當時找到船夫時,船夫還在那裡發抖,說是大師堅持要他手下經傘的。四世皇見阿贊多如此寬宏大量,從此下了一條諭令,從今以後疑慮不准向在湄南河乘船的僧侶收取船費。而此條例也一直傳至今日還在實行著,以此紀念一代聖僧阿贊多。

 

 

 

             佛歷2397年,阿贊多66歲時。有一位名叫“誦“的崇迪去世了。四世皇於是冊封阿贊多為“崇迪湯瑪及迪”來接替那位過世的崇迪。因為阿贊多此時的名字叫“湯瑪及迪”。所以此時只能叫他“崇迪-湯瑪及迪”。而“彭瑪郎喜”是佛歷2407年,阿贊多76歲時,被四世皇冊封為“僧王”並且賜名為“彭瑪郎喜”,全稱改為“崇迪菩達贊多·彭瑪郎喜”。

 

 

 

             此時的阿贊多,身體已經不怎麼好了,但四世皇還是把五世皇委托交付給阿贊多,要阿贊多傳授給他佛法佛理。在佛歷2408年,四世皇派阿贊多到柬浦寨講經。大師便由軍人陪同下到柬浦寨一行,但途經一森山處竟遇上老虎,軍人都不敢再前行,阿贊多便一人走到老虎面前坐禪起來。幾句鐘後,老虎便離開了,老虎離開時,大師還向老虎說再見,之後眾人便繼續行程。講經後便回到泰國。在佛歷2411年,四世皇過世,大師非常傷心,有稱阿贊多當時在Wat Rakhang痛哭,而且據說這位四世皇,其實便是大師的同父異母兄弟。

 

 

 

              在佛歷2411年,也就是阿贊多80歲高齡時,正值19歲的五世皇登基。全國上下都在為新國王的登基而忙碌。阿贊多也不例外。他與其他高僧一起負責要共同制作84000尊佛牌,在慶典儀式上當天使用。(這84000尊就是現存於Wat Phra Kaew(玉佛寺)佛塔裡的佛牌,有少量流入市面,俗稱“玉佛寺2411”)在經過所有人共同努力下,佛歷2411年11月11日早晨11點11分11秒。登基儀式順利進行。這其中包含了阿贊多多少心血。在這一次的慶典中,阿贊多也耗出了很多的精力。

 

 

 


             在佛歷2413年,大師向自己一直從幼便教導的第五世皇請辭,說因年紀以老不能再為皇族主持法事一職,更交還由皇族所賜的寶扇及各種代表最高榮耀的物件。第五世皇見大師年紀的確已老,便接受請求,但不會收會大師的寶扇及各物件。在佛歷2415年,阿贊多再建一座佛寺,即Wat Indravihan Bangkunprom,並且為修鑄一尊大佛。但在大佛修鑄到一半的時候,在佛歷2415年6月22日,星期六的夜晚,大師以盤坐的方式在大佛腳下圓寂。阿贊多雖然走了,但大師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大師圓寂後全國上下無論是老百姓還是王公貴族都沉浸在一片悲傷沉痛之中。人們為這位功勛卓越的大師去世感到惋惜。全國各地大師的弟子也紛紛為大師做雕像,做佛牌,以示紀念。

 

 

 

              阿贊多的事跡,例如出生背景、神跡、大師的佛學等等,一直都是受到善信所敬重,就如2001年一套泰國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鬼妻》中所講的故事,一位很愛其丈夫的婦人,在其夫被邀往行軍時,因難產不幸自身及兒一同去世,但婦人因太愛其夫,便與難產中一同死去的兒子的靈魂,在家中等代她丈夫回家,當丈夫回家後,她及兒子的靈魂便與丈夫一同生活,後來給其他村民向她丈夫道出其妻子及兒子,在他行軍時難產死去,所以她妻子的靈魂便開始殺害其他村民,便免自己為鬼魂一事給她丈夫知道,後來她丈夫始終知道她及兒子是鬼魂,她便不停殺害阻外她人,村民請來很多高僧及法師都死在她鬼魂之下,最後就如電影中一樣,有一位高僧在危急關頭出現將她收服,而且真的是將這婦人的額頭骨部份取走,救回眾人的一命,而這位高便是阿贊多,據說阿贊多取走額頭骨後,將之制成腰帶一直帶在身上,但現在經已沒有人知道,這鬼妻的額頭骨腰帶在何處了。

 

 

 

             關於崇迪佛牌的由來,現在普遍流傳著一種說法。在佛歷2382年左右,泰國著名Wat Rakhang,漢語翻譯為古鐘佛寺,出現了一位禪定與修行高深大和尚,名叫帕菩達贊多。他當時是Wat Rakhang第二代主持人,而其尊師據傳說是一位已修成阿羅漢正果的高僧。他便是Wat Rakhang的開出祖師,常顯神通化眾生相,普渡困苦中人們,其救苦救難的精神,極受當地人們的敬重。話說有一天贊多在禪定時,忽然聽到其師父的聲音:“徒兒明天早上日出很特別,早起到海邊看日出去吧!”阿贊多不敢怠慢,天還未亮就跑到海邊去了。說也奇怪當時天還未亮,但東邊卻已緩緩的發出了一道白光,先足尖角,慢慢才看到圓頂,然後是頭部白光佛身,最後是整尊最完美沉瑪地禪定佛像,呈現在東邊海面上,佛身下有三層法座,代表佛、法、僧三寶之園滿之法相;拍不他贊多大師高興的流下眼淚,大聲祈禱說:“謝謝師父的恩賜,這尊先太陽而起佛像,一定會帶給人類幸福平安,我會把他賜給每一個人,凡佩帶或供奉者都會事事順心,廣結人緣,使財源跟幸福不盡;奉師父之命弟子三拜。”扣拜完畢,拍不他贊多大師把出現在海上的佛祖牢記在心裡,太陽也漸漸升起來了。大師回來後,馬上親手創制這尊光明莊嚴的佛像。

 

 

 

             以上就是一直流傳的崇迪由來的說法,因此多人誤以為最早制作崇迪佛的是Wat Rakhang的阿贊多。其實在更早之前阿贊多的恩師,也就是Wat Mahathat的僧王桑卡拉素開通也已經開始制作了,並把修制聞名天下的崇迪佛法門和咒語都全數傳授給阿贊多。接下來之後的阿贊多的確把制作崇迪佛發揚光大,並且由於當時制作數量的龐大(84000尊),外加上許多靈驗感應不斷,歷史和人為炒作宣傳等等因素,使得阿贊多的崇迪佛牌成為當今泰國佛牌界的天價之冠,最高的一枚可叫價二百萬人民幣,更無其他佛牌可媲美。

 

 

 

              其實阿贊多一生督造過無數的佛牌,也經常會叫來信眾幫忙制作,而且不斷的派送結緣。在2380-2400年期間,的佛牌模具是寺廟僧侶或信眾們雕刻制作,品相版模比較粗糙。而2400年後由皇室的工匠制作模具,佛牌精美了許多,而目前市場上主流和比賽接受的就是2400-2415年間的。


             

 

 

             直到現在那些沒有能力收藏阿贊多崇迪佛牌的人在百般無奈下,就轉而去收那些含有阿贊多崇迪碎料的佛牌,如Wat Bangkunprom2509 等,最好的版模聽說好像都已經好幾萬元了。在一片追捧狂熱的人為炒作之中,假牌假證滿天飛。模仿制作出的假牌都已經逼真到可以通過無數的比賽和證書,就如一位新加坡假牌商說過要是他們制作的假Wat Bangkunprom2509崇迪不能通過比賽,保證原銀奉還。還有許多另外的就是其他寺院或是有名高僧們自己修法制作的崇迪佛,雖然有許多也頗具力量和感應,但是始終還是無有人能出阿贊多其右者。

 

 

阿贊多 Somdej Toh / Archan Toh